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乱世红妆(姜北禾韩沉)小说_乱世红妆姜北禾韩沉作者是九转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49 ℃
乱世红妆(姜北禾韩沉)小说_乱世红妆姜北禾韩沉作者是九转

乱世红妆姜北禾韩沉

作者是九转 著

连载中免费

(民国文)乱世红妆小说by九转大结局阅读,乱世红妆全章节无删,姜北禾韩沉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姜北禾韩沉小说最新章节,姜北禾韩沉大结局在线阅读,姜北禾韩沉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故事递网提供《乱世红妆》最新章节阅读,全文讲述的是姜北禾因双亲离世、样貌丑陋而备受嘲讽,韩沉是靠轮椅为生的大佬,众人都笑嘲丑女姜北禾婚后悲惨生活,不料婚后姜北禾意外有了盛世美颜,而韩沉也从轮椅上站了起来,看这对双强夫妇将携手谱写怎样的华章......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民国文)乱世红妆小说by九转大结局阅读,乱世红妆全章节无删,姜北禾韩沉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姜北禾韩沉小说最新章节,姜北禾韩沉大结局在线阅读,姜北禾韩沉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故事递网提供《乱世红妆》最新章节阅读,全文讲述的是姜北禾因双亲离世、样貌丑陋而备受嘲讽,韩沉是靠轮椅为生的大佬,众人都笑嘲丑女姜北禾婚后悲惨生活,不料婚后姜北禾意外有了盛世美颜,而韩沉也从轮椅上站了起来,看这对双强夫妇将携手谱写怎样的华章......  

免费阅读

  这句话比抵在头上的枪还要让姜北禾惊讶。

  她不禁开始猜测他的身份,难道他曾爱慕长姐?

  与其猜来猜去,不如当面问来的直接。

  “敢问公子贵姓?”

  男人却没有回答,而是警惕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贺家到了。

  轿子微微向前一压,唱轿的人高声喊道:“请新娘下轿——!”

  枪在她头上用力顶了一下,透着明显的警告。

  姜北禾抬手整了整盖头,起身下了轿。

  动作坦然自若,仿佛轿中根本没有藏着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

  一片祝福声中,姜北禾牵过红绳,缓缓向前走去。

  这是一个新旧更替的时代。

  虽然很多西方先进的做派流传了进来,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毕竟传承了百年之久,不是那么轻易抹去的。

  比如,结儿亲。

  结儿亲在名门望族中比较盛行,大户人家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就会找门当户对的人家,给孩子们结儿亲。

  多年前,姜家曾昌盛一时,很多人为了攀附,找出各种理由寻上门。

  贺家当年虽是小门小户,可野心倒是不小,带着长子的生辰八字上门,妄想与姜家结儿亲。

  姜家只有一女,已与域守府的大公子结了儿亲,可能是姜大爷见贺老爷心诚,于是便让二弟的长女与贺家结了儿亲。

  谁知几年后,姜大爷夫妇意外去世,只留下了一个十岁的女娃,无人照顾。

  姜二爷姜长康从乡下赶了过来,打着照顾侄女的名号,侵吞了姜家偌大的家产。

  今天,便是姜二爷的长女,姜宝珠和贺家成亲的日子。

  踏过火盆,拜过堂,在一片祝福声中,姜北禾和贺成章喝完了交杯酒。

  接下来,就是送入洞房了。

  姜北禾眼底闪过一抹冷笑。

  好戏终于要开场了。

  她捏着手中的红绸,亦步亦趋的跟在贺成章身后,垂着头向喜房走去。

  可能是太过紧张了,她突然被裙角绊了一下,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压倒了前面的贺知章,“扑通——”一声,两人一起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她的盖头也随之滑落,露出了真容。

  看到她的脸之后,刚才还熙熙攘攘的大厅瞬间鸦雀无声,死一般的寂静。

  下一秒,尖叫声四起,好几个名门闺秀都被吓晕了过去,被自家丫鬟惊慌抬走。

  姜北禾自嘲的想,看来她这张脸是真的吓人。

  不错,效果挺好。

  “怎么是你?我的宝珠呢?”姜太太刘月茹瞪着一双大眼珠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姜北禾掩下心中的思绪,装出一副惊惶的样子,慌忙从贺成章身上爬了起来。

  贺成章惊恐的像是见了鬼,一边后退一边大喊:“滚开,你这个丑八怪!”

  姜北禾对这个贺公子本来就没什么好感,见他这副表情,忍不住想多恶心他一下,于是故意多绊了几下才爬起来,甚至还不小心把自己的脸怼到了贺成章的脸上。

  她这副样子落在别人眼中,就是四个字,笨手笨脚。

  起身后,姜北禾双手无措的绞在身前,懦懦的说:“大姐说……她不想嫁给贺公子,非逼着我来顶替。”

  “你说什么!”刘月茹尖叫一声,“不可能!我的宝珠那么乖,怎么可能做这种离经叛道的事!”

  “大姐说她心里有人了,不想嫁给贺公子,这是大姐亲口跟我说的,我不敢撒谎。”

  姜宝珠哪有什么心上人。

  是她撺掇姜宝珠这么干的。

  她是这么劝说姜宝珠的。

  虽然结儿亲这个做法有些老派,可那些官老爷们最是看重脸面,谁也不愿意落下个失信的名声,所以就算再不愿意,也不会轻易悔婚。

  等她嫁进贺家,生米煮成熟饭,贺家只能认了这门亲事,而域守府的那门婚事,自然就落到了姜宝珠的头上。

  没错,姜北禾就是当年姜大爷留下的那个小姑娘,跟域守府有婚约的那位姜家独女。

  她如今成了这副鬼样子,域守太太自然不想让她进门,可是碍于面子又不能悔婚,如果新娘换成了貌美如花的姜宝珠,域守夫人高兴都来不及,自然不会拒绝。

  一个是小门小户的贺家,一个是高门显赫的域守府,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

  于是姜宝珠动了心思,主动开口让她替嫁,还承诺事成之后给她一百银钱。

  姜北禾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讥讽,姜宝珠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在喜堂上自爆身份,揭穿替嫁的丑事。

  很多事情私下里都好商量,可是一旦摆在了台面上,那就得顾及脸面了。

  从今天起,姜宝珠找人替嫁的事就会传扬出去,她的名声也就臭了。

  域守府最看重面子,自然不会让这种声名狼藉的女人嫁进去。

  最重要的是,她们姐妹俩来了这么一出,域守府就有了退婚的理由。

  贺家也就失去了域守府这个靠山。

  姜二爷脑子转得快,立马就想到了这点,怒声道:“北禾,是不是你嫉妒姐姐,故意破坏姐姐的婚事?”

  姜老爷这句话大有文章。

  这是打算把罪名全推到姜北禾的身上,把姜宝珠摘干净。

  姜北禾已经和贺家公子拜了天地,只要把姜宝珠的名声保住了,域守府的那门婚事自然就落到了姜宝珠的头上。

  姜北禾一眼就看穿了姜二爷心中所想,露出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带着哭腔说:“我不敢的,二叔,我怎么敢替姐姐拿主意,真是姐姐让我这么做的。”

  “你闭嘴!”刘月茹也看出了姜二爷的想法,顺水推舟的骂道:“宝珠再听话不过,从未忤逆过我们,昨天还欢欢喜喜的试了喜服,没有对这门婚事表现过丝毫不满,况且贺家公子一表人才,又是留洋回来的,宝珠喜欢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不愿意嫁?一定是你嫉妒宝珠嫁得好,故意破坏她的婚事!”

  刘月茹是个能说会道的,一番话不但吹捧了贺家,而且还把屎盆子扣死在了姜北禾的头上。

  果然,这话一出,贺老爷和贺太太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了几分。

  姜北禾岂能让她如意?

  姜北禾明显吓坏了,哭哭啼啼的说:“二婶,爹娘给我定了域守府的婚事,我如何会嫉妒姐姐?”

  这话一出,被刘月茹带歪的人立马回神了。

  是啊,这丫头以后是要嫁进域守府的,怎么会嫉妒一个小小的贺家?

  姜家如今是姜二爷当家,这丫头寄人篱下,从她唯唯诺诺的样子就能看出来,这些年没少受欺负。

  这样一个胆小的丫头,如何敢在姐姐的婚事上捣乱?

  这样一想,所有人几乎立马就相信了姜北禾是无辜的。

  一定像她说的那样,是姜宝珠不愿意嫁。

  贺老爷刚刚缓和的脸色又重新沉了下去,对姜北禾说:“丫头,别怕,只要你实话实说,我们不会为难你,你姐姐可曾告诉过你,她的心上人是谁?”

  只要坐实了姜宝珠和野男人的奸情,这件事也就盖章定论了。

  刘月茹气坏了,咬牙切齿的瞪着姜北禾,似乎只要她敢说一个字,刘月茹就能立马冲上去撕烂她的嘴。

  姜北禾怯生生的看了刘月茹一眼,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看见她这副样子,旁人不免心生同情。

  姜大爷在的时候,姜北禾也曾是个水灵灵的姑娘,如今跟在姜二爷身边,不仅毁了容,性子也变得唯唯诺诺,气质全无,都不如街上卖花的姑娘大方得体。

  姜二爷两口子拿了姜大爷的家产,却如此苛待姜大爷的独女,实在是过分。

  众人看着姜二爷和刘月茹的目光,不觉多了几分愤怒和鄙夷。

  姜长康皱了皱眉。

  在场的都是达官显贵,官场上人脉最重要,如果他在这些人眼中落下个苛待侄女的印象,以后就升迁无望了。

  再让姜北禾继续下去,恐怕他姜长康忘恩负义,是个白眼狼的名声明天就要传得人尽皆知了。

  思至此,姜二爷沉声开了口:“北禾,别怕,你二婶着急,所以语气重了点,你别放在心上,你知道什么就说出来,但是要敢瞎编一个字,我这个当叔叔的,也能替你父亲教训你。”

  这几句话连敲代打,说的很是讲究。

  当年姜二爷霸占了姜大爷的家产之后,买了个官位,银钱开道,短短几年便连升两级,摇身一变,从一个乡下汉变成了如今的姜里长。

  官场浸染多年,姜二爷也有了几分官老爷的作风和气派,说起话来门道颇深。

  姜北禾假装听不懂他话中的威胁,怯生生的说:“大姐姐喜欢的是域守府的公子,江羌桓。”

  这句话无异于揭开了姜长康的遮羞布。

  不管姜北禾说谁,姜长康都能否认,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说了域守府大公子的名字。

  承认吧,就坐实了姜宝珠让妹妹替嫁的丑闻。

  不承认吧,以后姜宝珠是要嫁到域守府的,这不是打他自己的脸吗?

  听到姜北禾的话,在场的众人都回过了神,甚至有人暗自想,这该不会是姜家设的局吧?

  把侄女送进贺家,然后再把自己的闺女嫁进域守府,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只是姜家人谁也没想到,姜北禾这个胆小鬼会在喜堂绊倒,暴露了换亲的事。

  贺老爷和贺太太的自然也想通了这一点。

  贺老爷冷哼一声,看着姜长康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姜家看不上我们小门小户,直说就是,何必用这种事情羞辱我们!”

  接下来,不管刘月茹和姜长康如何解释,贺老爷都不肯听了,直接让下人把他们撵了出去,姜贺两家的婚事也就此作废。

  回去之后,一进门,刘月茹就给了姜北禾一个巴掌。

  “你个吃里扒外的贱东西,我们好吃好喝养了你这么多年,你竟然胳膊肘向外拐,我看你是存心想毁了宝珠的名声!”

  侵吞了她爹娘留下的家产,霸占了她爹娘留下的房子,对她非打即骂,竟然还好意思说好吃好喝的养着她?

  姜北禾半张脸被打得通红,她垂着头,木讷的说:“是二叔让我直话直说的,我不敢撒谎。”

  她一直都是这么呆呆的,没有半点机灵劲,刘月茹也不相信她敢撒谎。

  可刘月茹气的不轻,这顿气终究是要撒在她身上的。

  刘月茹抬手刚要再打,就在这时,姜宝珠从楼上走了下来。

  “姆妈,你们回来了,”姜宝珠脸上带着微笑,拎着裙角,缓步下楼。

  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做派,丝毫不知道她的名声已经臭了。

  看到姜北禾,她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皱眉问:“你怎么也回来了?不是应该留在贺家吗?”

  “宝珠,”刘月茹心疼的上前拉住她的手,问:“怎么是这个贱东西替你上了花轿?是不是她骗了你?”

  姜宝珠还在做着域守府少奶奶的美梦,闻言一笑,自信的说:“这种呆子如何能骗得了我,是我让她替嫁的,以后,我可是要嫁进域守府的人。”

  话音刚落,姜长康就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二话没说,直接抬手给了姜宝珠一个耳光。

  比刘月茹打姜北禾的那一巴掌重多了。

  “蠢货!”姜长康气的大骂道:“你知不知道这个丫头在喜堂上摔倒,所有人都知道了你让她替嫁的丑事!你的名声已经毁了,域守府怎么可能要你!”

  这些话加上之前那一巴掌,姜宝珠彻底懵了。

  “摔倒了?”她顾不及脸上的疼痛,急忙起身,瞪着姜北禾:“你把事情搞砸了?”

  姜北禾小声道:“我太紧张了,不小心绊了一跤,盖头掉了……”

  姜宝珠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

  这么说,整个承川的人都知道她让妹妹替嫁了?

  别看姜宝珠平日里自视清高,可到了关键时刻也是个没主意的,她拉着刘月茹的手,带着哭腔说:“姆妈,怎么办,我不能毁了。”

  刘月茹心疼的说:“别哭,姆妈帮你想办法,长康,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姜长康原本还指望通过这场婚姻获得贺家的人脉,这下别说人脉了,被贺家人彻底记恨上,以后在官场上不给他使绊子就不错了。

  一想到以后官途受阻,姜长康就心烦意乱,怒骂道:“蠢货,这么大的事都敢自己做主,现在出事了知道找我们了,你自己收拾烂摊子,没人帮你!”

  姜宝珠的名声毁了。

  二姨娘和三姨娘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偷着乐。

  两人都是聪明的,装聋作哑,躲在房间里不吭声。

  姜长康盛怒之下,傻子才往枪口上撞。

  可是有一个人却在这时回来了。

  刘月茹的大儿子,姜睿泰。

  “父亲,妹妹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一进门,姜睿泰就说:“我有办法挽回妹妹的名声。”

  姜北禾眯了眯眼,眼底闪过一道精芒。

  姜睿泰可比姜长康两口子有脑子多了,性格沉稳,足智多谋,是个不好对付的。

  不过,她已经算好姜睿泰的下一步棋了。

  低垂的嘴角闪过一丝嘲讽,姜北禾兴奋的想,鱼儿终于要上钩了。

  “什么办法?”刘月茹着急的问。

  姜睿泰看向姜北禾,说:“妹妹劳累一天,想必也乏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这是在防着她。

  姜北禾从善如流:“好。”

  她走了之后,姜睿泰问姜宝珠:“以前你有没有送过她首饰?”

  这个她,自然是指被支走的姜北禾了。

  “有,”姜宝珠说:“一些过时的首饰,我看着碍眼,就给了她几件。”

  姜睿泰点头:“这就好办了,这件事交给我。”

  姜宝珠从地狱被拉回天堂,喜极而泣的抱住姜睿泰:“大哥,我全靠你了。”

  “你是我的亲妹妹,我不帮你还能帮谁。”

  第二天,姜宝珠自杀的事情震惊了姜家上下,姜家一片慌乱,又被多嘴的下人传到了外面,于是,承川市的人都知道昨晚姜宝珠留下遗书,自杀了。

  如今人被送进了洋人开的医院,不知道是死是活。

  但姜宝珠的那封遗书,却被下人们传得人尽皆知。

  姜宝珠在遗书里写道,她克己守礼,一直循规蹈矩,从不敢忤逆父母之命,安安分分的等着出嫁,不敢有丝毫越矩的想法,却没

  想到被自己的妹妹算计,名声尽毁,她愿一死以证清白。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姜宝珠平时还算规矩守礼,再加上这封遗书,信她的人便也多了起来。

  大家都说,她是被姜北禾给算计了。

  这时,一些流言也从姜家下人们嘴里传了出来。

  姜北禾撒谎成性,嫉妒心强,还经常偷姐姐的首饰。

  姜宝珠的名声渐渐好转,姜北禾则成了众人口中道德败坏的女人。


标 签乱世红妆姜北禾韩沉 姜北禾韩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