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宁惜战封爵小说章节_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克制宁惜战封爵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70 ℃
宁惜战封爵小说章节_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克制宁惜战封爵

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克制

宁惜战封爵 著

连载中免费 一胎三宝小说

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克制,宁惜战封爵全文免费阅读,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克制章节列表,宁惜战封爵无删减版,《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克制》的主角是宁惜战封爵,作者相思对角色的描写,能切中要害,详尽而全面。故事递带来最新章节:宁惜为了拯救即将破产的公司,与战封爵春风一度,没想到她就此中招,生下了战家受尽宠爱的小太子爷…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克制,宁惜战封爵全文免费阅读,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克制章节列表,宁惜战封爵无删减版,《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克制》的主角是宁惜战封爵,作者相思对角色的描写,能切中要害,详尽而全面。故事递带来最新章节:宁惜为了拯救即将破产的公司,与战封爵春风一度,没想到她就此中招,生下了战家受尽宠爱的小太子爷…

免费阅读

  糖块哽在了喉咙。

  战宸夜一张小脸登时涨红充血,眼珠不安地转动着。

  战封爵将战宸夜从隐蔽的花丛里揪出来搁在地上。

  “咳咳……”战宸夜剧烈地咳嗽着,大口大口呼吸了一会,才把喉咙里的糖块咽下去。

  一抬头就对上战封爵那张阴沉沉的冷脸。

  战宸夜收起属于孩子的天真,拘谨地垂下了头。

  “父亲。”

  战封爵向来很少管战宸夜,对战宸夜更多的像是一种不得不背负的责任,他冷冷挑眉:“知不知道我为了找你,浪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

  战宸夜脑袋垂的更低了:“对不起。”

  “我来找你,不是想听你说对不起,为什么偷跑出来?”

  高大的身影林立在战宸夜面前,他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我姑且当你贪玩,但是没有下次。”

  “……”依旧不说话。

  战封爵望着战宸夜这副垂头丧气的模样,眉峰微蹙,扯了扯领带。

  他最见不得战宸夜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样子。

  一点都不像他的血脉。

  “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不知道怎么回去?”

  “我知道……”战宸夜紧了紧小拳头,然后默不作声地往宾利车停着的方向而去,上车的时候,他又偷偷看了眼金太阳幼稚园的方向。

  他记着这里了,会找机会再回来的。

  上了车,小家伙规规矩矩地端坐在后排车座,保持着十足的贵族气质。

  阿澈见气氛不太融洽,眸子一转,掏出平板递给小家伙。

  “小少爷,老太爷送给你的那幢别墅准备装修了,喏,这些都是设计师和擅长的风格,你看看有什么喜欢的。”

  战宸夜有些无聊地接过平板,眸子在看到一张设计师照片时,蹭蹭发亮。

  “阿澈叔叔,这里面的设计师都可以选么?”他弯着一双大眼,无比认真。

  阿澈颔首:“对。”

  “那我要这个姐姐!”战宸夜将平板递了过去,粉嫩的小手指落在了一张漂亮的女人照片上。

  阿澈瞅见设计师介绍页面的履历,为难地请示战封爵:“爵少,小少爷指定的设计师貌似资历挺年轻的……”

  “按他的意思办。”战封爵淡漠应声,原本别墅装修成什么样,他也没那么在意,就当培养小家伙独立思考的能力。

  ……

  博瑞集团,当宁惜接到通知,说战家小太子爷钦定她为别墅总设计师时,耳畔恍然炸开一朵烟花,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她不可思议地睁圆眸:“安姐,你别逗我开心了……”

  “谁有心思逗你?喏,这是对方负责人的联系方式,从明天开始,你负责这个项目,我来给你打下手。”主管安欣豪爽地说着,并没有因为宁惜抢走主设计师的位置而生气。

  宁惜见她不是开玩笑,也就不再推辞了。

  她对自己的设计能力其实向来很自信。

  但也有个别职员心底嫉妒。

  “果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不声不响就拿了主设计师的位置,才来博瑞几年啊?”

  “没准小太子什么都不懂,就是在一堆照片里选了张勉强入眼的?”

  “切,那也是人家宁惜长得漂亮,不然怎么小太子没有选你啊?”

  “哼,且等着看吧!谁知道设计的时候会不会出纰漏,别又要安主管给某人擦屁股,偷鸡不成蚀把米!”

  对于嫉恨的同事间不满的议论,宁惜压根没有放在心上。

  战家,就代表着殷城的顶尖富豪。

  设计别墅内部装修的设计费绝对不低,如果能做好,她和宝贝接下来一年都不用愁了,想到这里,宁惜干劲十足,立刻联系了别墅的管家,约定明天去看房子。

  隔天,阳光明媚,是个灿烂晴天。

  宁惜却总觉得有些心绪不宁。

  按照联系管家给她的地址,她打车去往别墅。

  偌大的别墅位于城南正在开发的一块生态园区附近,附近楼盘开放的并不多,因为如今政策因素导致限价,开发商都选择捂盘。

  而宁惜眼前的这一栋别墅足足占地上千平。

  绿化做得极好,甚至包括足球场和露天泳池。

  绝对的豪宅。

  宁惜正和管家在附近参看着。

  别墅二楼的门拉开,一道高大颀长的身躯走向阳台。

  战封爵冷眸霎时被楼下泳池边的宁惜吸引,眉峰拧紧。

  “她怎么在这?”

  阿澈顺着战封爵的视线看了眼,解释道:“这位是宁惜女士,也是小少爷选出来主要负责这次别墅室内设计的设计师,爵少,你认识她?”

  战封爵指腹摩挲着,俊颜冷冽:“把她的履历拿过来我看看。”

  十五分钟后。

  宁惜收到佣人的提醒,战先生要见她。

  宁惜先呆了呆而后反应过来。

  这位战先生肯定就是战小太子的父亲,也是如今战家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战家大少战封爵。

  据传他为人杀伐果决,商场手段凌厉,曾创下了战氏集团单日成交额最高量的辉煌战绩,也最有可能成为战家未来的继承者。

  算起来,战云晖还应该叫这位战先生一声叔叔。

  不过战家主家和旁系枝叶分明。

  战云晖呆的战家只是战家偌大族谱中的一个旁系,压根排不上号。

  宁惜忐忑地跟着佣人去了二楼。

  推开门,宁惜缓缓走进,看到孤傲挺拔的背影临窗而立,背对着他,显得冷峻而又充满了压迫感,看不清他的长相,却莫名觉得这背影……

  似乎有点熟悉?

  “宁惜,女,二十四岁,殷大建筑系的高材生,辅修珠宝设计,曾一举夺得校内建筑设计大赛一等奖,连续两年获得全额奖学金,被同系教授誉为当届最有潜力的女建筑师之一,偏偏大二下半年突然退学,原因未明!”

  男人冷酷磁性的嗓音回荡在房间内,都是宁惜在学历这块的背景。

  宁惜一下子咬紧了唇,血色渐渐褪去。

  她当时其实靠奖学金也可以读完大学。

  但她有了双胞胎,种种压力袭来,只能选择退学。

  可这些都过去四年了,这位战先生又突然提起……

  “战先生,请问有什么问题么?”宁惜恭敬地问,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猜测。

  “你觉得我凭什么让一个大学毕业证书都没有的女人来设计这幢价值上亿的别墅?”男人还是没有回头,但一米八几的身高带来的威压,强势散开,压迫感十足!

  宁惜捏着手心:“学历不代表一切,我自信我拥有丰富的实际经验,再者博瑞背靠慕家,其中不乏优秀设计师,讲究团队协作,我相信会为你呈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我相信博瑞,但是……”

  男人的嗓音忽而顿了顿。

  紧接着,宁惜看到男人缓缓转过了身,露出了一张让她震惊而又无法思议的俊朗面庞,赫然就是昨天她在街头撞上的那个男人。

  他……竟就是战封爵!!

  战家小太子的父亲!

  “我并不相信你!”

  战封爵菲薄的唇微启,鹰隼般的黑眸猛地攫住她。

  空气中似乎还能闻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栀子花香味,不得不说,很吸引他。

  短短几个字,让宁惜攥紧了漂亮的五指,指节微微泛白。

  “我知道了,我会主动退出这个项目,请战先生放心。”

  她勉强挺直了脊背,知道再谈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了。

  战封爵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

  “指定你是我儿子的决定,解雇你是我的决定,你应该知道怎么回复?”

  战宸夜本来就与他有隔阂,他不希望再为了这些小事争执。

  宁惜眼神并不闪躲,直直地对上了他。

  “我会和小少爷说是我身体不舒服,无法适应项目。”

  “你可以走了。”

  “好。”宁惜并不犹豫转身即走,可走到了门口,又终究还是不甘心,壮着胆子咬紧牙根,落下一句:“战先生,以学历评判一个人的才华,是不是太肤浅了?”

  身后阿澈闻言顿时浮现一抹冷汗,这位宁小姐是在控诉爵少歧视学历不高的人?

  胆大至极!

  “我不肤浅其他人,我只肤浅你。”

  战封爵没有温度的话传来,宁惜恨恨地攥着拳,愤怒在胸腔萦绕,就因为昨天她说了一句他和战云晖很像么?

  可那分明是事实。

  谁给他这么自恋的勇气,谁都应该蓄意接近搭讪他?

  宁惜脸上跃起怒火,简直气炸。

  但也想通了难怪自家宝贝和他那么像。

  战云晖和他是亲戚,能不像么?

  宁惜刚走,战封爵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接听,是战公馆的总管家桑伯。

  桑伯声音恭敬而敦厚:“爵少,小少爷从今天被带回来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

  他在战公馆多年,早就超越了普通佣人的身份,也早就把小少爷当成自己的亲人。

  “不用管他,小孩子脾气。”战封爵不以为然。

  桑伯顿了顿,小心翼翼地补充了句:“可刚才吃饭的时候,小少爷忽然又问起我关于他妈妈的事……”

  战封爵闻言顿时整个气场都变得阴鸷。

  即便隔着听筒,桑伯也能感受到来自于战封爵的那股强烈气压——

  “我不是说过,战公馆禁止提那个女人么?”

  “小少爷他年纪还小,看到别人有妈妈,自然会好奇,也是情理之中。”

  “他再问,就告诉他,他妈妈难产死了,世界上再没有这个女人。”战封爵不耐地扯了扯领带,直接挂了电话,这让听筒那端的桑伯也有些哑然。

  战公馆内,桑伯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将老人机谨慎地揣好,心绪格外复杂。

  小少爷是被人搁在战公馆门口的,来历太过神秘,母亲是谁也查无可查。

  这几年,虽然爵少给足了小少爷物质上的一切需求,但小孩子心思细腻敏感,最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和关爱。

  偏偏爵少他……因查不出被谁算计而闹出私生子的丑闻,一直恼怒于此,再加上原本对孩子又毫无耐性,小少爷始终过得不太开心。

  咚。

  偌大的儿童房内,将小脑袋紧贴在门板之后听墙角的战宸夜,不小心磕碰到了额头,疼得他连连蹙眉。

  桑伯用的老人机,漏音很严重。

  他故意没锁儿童房的门,听到了桑伯和战封爵的全部对话。

  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父亲不打算告诉他母亲的身份,还妄图欺骗他母亲已经死了……

  他们为什么要瞒着自己?

  桑伯听到儿童房的动静,如临大敌,忙转身走去。

  战宸夜不急不忙地回到厚重大气的沉木书桌前坐下。

  桌上还摆着几个熏香炉,香气四溢,凝神静心。

  当桑伯推开门的那一刹,正好看到战宸夜弯腰将一个玻璃杯从地上捡起来。

  小家伙脸蛋白白嫩嫩的,却总是抿着唇,满是不合年龄的沉稳,看到桑伯进来,他也只是很淡的问了一句:“桑爷爷,有事么?”

  桑伯汗颜,小少爷深得爵少真传,不怒自威,气场十足。

  “没事,就是想问问小少爷你午餐想吃什么?”

  “随便你安排吧。”战宸夜抿了抿小嘴。

  因为战封爵的话,他很不开心。

  桑伯似乎也看出了什么,慈爱地望着小家伙:“小少爷,阿澈跟我说你指定了一名女设计师负责装修你的新别墅?”

  提起宁惜,战宸夜嘴角微微弯了抹弧:“嗯。”

  父亲不告诉他妈妈在哪,他就从宁惜下手。

  总能查到的!

  小家伙斗志满满。

  “那过几天我带你过去瞧瞧进展吧。”

  “好,谢谢桑爷爷。”

  面对如此听话懂事的战宸夜,桑伯感慨万千。

  也不知道究竟他母亲有多么狠的心肠,才能抛弃他整整四年都不闻不问。

  ……

  宁惜很坦然就接受了丢掉项目的事实。

  下了班,继续去接宝贝。

  小家伙看着宁惜,立刻鼓起招牌式包子脸,蹬蹬蹬地凑上去,这里瞧瞧那里嗅嗅。

  宁惜瞧着宁宝贝的动作,露出狐疑的表情:“宝贝你干什么?”

  “检查!”宁宝贝敏捷灵活的小身子来回穿梭:“外婆说你接了个大单子,要去替其他小朋友设计豪宅,我要检查你有没有亲亲抱抱那个孩子!”

  宁惜简直哭笑不得。

  好吧,她知道小家伙不喜欢她和其他男人接触。

  却也没想到他的霸占欲到了这个地步……

  “那你检查出什么了?”

  “哼。”宁宝贝没闻到什么孩子味的奶香,双臂环胸,晃着脑袋哼了哼。

  宁惜也决定暂时不告诉他们关于单子又丢了的事,免得担心。

  两人乘公交回了家,宁惜堪堪站在玄关处换鞋,就见宋琴从厨房出来,腰间围着围裙,朝着她不停地挤眼睛。

  “怎么样,战家那个小太子的别墅大不大?怎么给你算设计费?按照平米算还是按照整价?战家赫赫有名,肯定出手阔绰,到时候咱们一飞冲天……”

  说着,宋琴又笑眯眯地朝宁惜挤挤眼:“对了,那个战家大少你见到了么?他长得帅不,你看看能不能和他发展一段,说不定我们还能重回豪门。”

  “妈……”宁惜立刻瞅了宋琴一眼,都不想去说工作上的事,只警戒她别在宝贝面前说这个。

  宝贝却已经听到了,小脸登时冷酷起来,小爪爪在桌面上拍了拍,郑重其事的严肃表情。

  “什么发展一段?那个什么姓战的老头子,宝贝还没有考察过,不能确定他能配得上大惜惜,外婆,你不要乱点鸳鸯谱。”

  宋琴:“……”

  战家大少今年据传还不到三十,正是男人的黄金年龄,怎么就成老头子了?!

标 签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克制 宁惜战封爵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