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苏褒姒)小说章节_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沈竹清黎大郎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89 ℃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苏褒姒)小说章节_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沈竹清黎大郎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

沈竹清黎大郎 著

完本免费

沈竹清黎大郎是哪本小说主角,沈竹清黎大郎做主角的小说,《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沈竹清黎大郎是小说当中的两位主要人物,故事递为您提供《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小说章节目录及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全文完整版(主角沈竹清黎大郎)免费在线阅读,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沈竹清小说讲述的是:了沈竹清刚刚睁眼,就发现一个小包子可怜兮兮的叫自己娘亲。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沈竹清黎大郎是哪本小说主角,沈竹清黎大郎做主角的小说,《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沈竹清黎大郎是小说当中的两位主要人物,故事递为您提供《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小说章节目录及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全文完整版(主角沈竹清黎大郎)免费在线阅读,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沈竹清小说讲述的是:了沈竹清刚刚睁眼,就发现一个小包子可怜兮兮的叫自己娘亲。

免费阅读

  沈竹清虽然在心里盘算着,但是却还没有开口,李氏就已经带着不少人高马大的汉子从门外蹿了出来,“疯婆子,我看你这次还往哪儿跑!”

  说着,就要上前抓沈竹清和小耗子,两人赶忙把碗里的最后一口饭扒下肚,飞快的躲在了黎大郎的身后,小耗子更是直接抱住了他的大腿,“爹爹,救救我们啊!”

  黎大郎皱了皱眉,他本来不愿意多管闲事,他自己一身的麻烦,家里又还有一个病人,若是在加上这对母子……

  他正欲转身离开,可却对上了沈竹清那双清亮的眸子,此时,那双眸子中尽是可怜兮兮的水光,她没小耗子那么脸皮厚,但是却不得不伸手拉住了黎大郎,“相公,这些人要打死我们,你别丢下我们啊!”

  黎大郎的脸瞬间黑了,看看已经成为自己腿部挂件的小耗子再看看沈竹清那双清亮的眼睛,终究还没没能狠下心,挡在了母子俩的前面,“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李氏一张刻薄的脸上尽是愤懑,嗓音尖利,“黎大郎,我劝你别多管闲事,那疯婆子打了我女儿,我今天非得打死她不可!”

  说着,就想要绕到黎大郎的身后去拉人,黎大郎身形不懂,却用低音炮般的嗓音冷冷地吐出两个字,“你敢!”

  这时候,跟在李氏旁边的一个妇人拉过李氏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李氏的眼睛一亮,冷笑一声,“哟,黎大郎啊,小耗子这小杂种居然是你的种啊!既然这样你要保下他们,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这有些账嘛,就得算一算了!”李氏那双闪着精光的眸子在破旧的茅草屋中逡巡一圈。

  “咱们先从近的说起,这疯婆子打伤了我家小花,这一两银子的医药费是少不了的,我家给你养了这五年的老婆孩子,我给你算便宜点,一年一两银子,就是五两银子。至于那些聘礼什么的我也就不要了,总共六两银子,你给我,这以前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往后啊,你尊我一声丈母娘,我也把你当女婿待,如何?”李氏旁边的妇人一边跟李氏咬着耳边,李氏一边说着。

  沈竹清虽然不知道在这个时代六两银子到底意味着多少,可是看着黎大郎的脸色也知道不是个小数目。

  李氏虽然泼辣可恶却并不精明,刚才这一套说词滴水不漏,她自己肯定想不到,必然是站在她旁边的妇人教她的。这妇人在沈竹清的记忆中却是有印象,这也是他们村的人,是李氏前夫的嫂子,好像姓张!

  在看看跟着李氏来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跟她前夫家里沾亲带故的。

  黎大郎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沈竹清的心里也在打鼓,她对钱没概念,可也知道那姓张的肯定是撺掇着李氏狮子大开口的,这种情况,她要怎样才能保住自己又不让黎大郎蒙受那么多的损失呢?

  就在她思索对策的时候,黎大郎转身进了屋子。

  沈竹清一下子就慌了,搂着小耗子就想要跑,却见黎大郎已经从屋里取了一个包袱出来了,直接扔给李氏道:“六两银子我没有,就只有这张皮子,你要就要,不要……”

  黎大郎的话没说完,但是任谁都能够听出来她话里面的意思。

  李氏连忙拆开包袱看了,里面是一张上好的狐狸皮,雪白的狐狸毛里面连一丝儿杂毛都没有,而且剥皮的手艺十分精巧,这样的皮子若是拿到大户人家去卖,少说也要卖十两银子以上。

  李氏就算是再不识货也看得出来这狐狸皮不是凡品,一张刻薄的脸上笑开了花,那张嫂子又拉了她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她连忙从黎大郎笑道:“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用这张皮子抵就用这张皮子抵吧,大不了就是我吃亏一点。”

  说话的同时,李氏看向了黎大郎的灶台,喉咙吞咽了一下道:“女婿啊,你看咱们这追了疯……清儿大半天,也没个什么垫肚子的,既然咱们已经认了亲,今晚这饭食就……”

  李氏说着已经朝黎大郎的锅走去,黎大郎直接从旁边踢了一根凳子挡在她的前面,“滚!”

  李氏在她带来的那么多人面前被黎大郎下了面子,刚才还喜气洋洋的脸色顿时就黑了,眼见着就要撒泼。

  沈竹清在小耗子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什么,小耗子点点头,飞快地跑出去了。

  沈竹清也眼疾手快,趁着李氏在酝酿撒泼的功夫,飞快的从她的怀中抢过了那个包着狐狸皮的包裹,就躲到了黎大郎的后面,同时在黎大郎耳边说道:“壮士,好人做到底,待会儿配合我一下。”

  黎大郎皱了皱眉,和她对视一眼,只觉得那双澄澈透明的眼睛仿佛有魔力一般,让他无法拒绝。

  “啊,你个杀千刀的疯婆子,敢抢老娘东西,看老娘不打死你!”李氏叫嚷着就要朝沈竹清扑过去,沈竹清灵巧的往旁边一躲,李氏扑了个空,还差点因为地面不平而摔倒。

  趁着李氏还没站稳的时候,沈竹清开了口,“二娘,这狐狸皮大牛说了给你,我自然会给你。只是在给你之前,我还需要请人做个见证。小耗子已经去请村长去了,就请你们现在这里耐心等等。”

  “你……你不傻了?”李氏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沈竹清的话,震惊地看着沈竹清道。

  沈竹清冷笑一声,摸了摸自己头上血液已经黏糊成一块的伤口,“我还得多谢二娘和弟妹,要不是你们打了我的脑袋,我这疯病也好不了!”

  哪知道她这句话出口,李氏却立即兴奋地道:“既然是我们治好了你的疯病,那还得再加一两银子的治病钱!”

  沈竹清简直要被李氏的这句话给气笑了,勾着唇角道:“那二娘,我这头上的伤口该怎么算钱呢?”

  李氏一时语噎,却梗了梗脖子道:“人家大夫治病还要针扎呢,我给你治好了这么严重的疯病,在你头上打个洞怎么了?”

  沈竹清的眸子冷了下来,“二娘,我现在看在老爹的面子上还叫你一声二娘,但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傻子了,你也别把我惹急了!”

  李氏看着沈竹清的眸子一时之间竟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如同黎大郎一般的压迫力,连撒泼都忘了,倒是张嫂子拉了拉她,道:“清妹崽,你刚才说着皮子可以给你二娘,但是你要做个见证,做个什么见证啊?”

  沈竹清扫了张嫂子一眼,道:“这皮子给出去了,我和小耗子以后跟二娘也就没关系了,什么丈母娘女婿的关系就别乱攀了!”

  她这句话一出口,李氏立即就涨红了脸,伸手就想要打她,“好你个不孝的东西,老娘辛辛苦苦把你和你那小杂种拉扯大,你找着男人了就不认老娘了!”

  沈竹清拿手接住了他挥下来的巴掌,冷道:“不好意思,拉扯我长大的是我爹和我娘,跟你没关系!我劝你一句,要是想要皮子就老老实实等着,否则真算起账来,我也不怕你!”

  李氏看着沈竹清的眼睛瑟缩了一下,张嫂子也在她的身后拉了她一把,跟她耳语了一句什么,她终于是不闹了。

  黎大郎若有所思的看了沈竹清一眼,沈竹清回了他一个笑脸,虽然她知道自己顶着这张满是脓包的脸,笑起来肯定也不好看!

  不多久之后,小耗子就拉着村长过来了,村长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很和蔼,心也善,以前沈竹清和小耗子每次被李氏打了,躲在祠堂的时候,他都会让他家的小子给他们娘儿俩送一点吃食去。

  所以,沈竹清对村长也是尊敬的。

  见到小耗子拉着他过来,立即就迎了上去,“村长叔叔,冒昧请您来,是想您给我做一个见证。”

  说着,沈竹清把事情大概跟村长说了一遍。

  村长听着她条理清晰的说话,却是震惊的看着她,“清妹崽,你……你不傻了!”

  沈竹清把刚才对李氏的说辞又说了一遍,村长瞪了李氏一眼,李氏缩了缩脖子。民怕官是亘古不变的,哪怕村长只是最底层的官儿,可在李氏这样的农村妇人眼里对他还是十分畏惧的。

  小耗子已经十分机灵的去搬了一根凳子给村长坐下。

  村长询问了李氏是要认沈竹清这门亲戚,还是要那张狐狸皮子。

  “我要狐狸皮!”李氏毫不犹豫地说道,甚至还想冲上前抢夺沈竹清怀里的包裹。

  倒是站在她身边的张嫂子拉了她一下,“村长,您做这个见证恐怕有失公允吧,就算清妹崽现在找着了小耗子的生父,嫁人了,那也不能不认父母长辈啊!您说是吧?”

  村长面色有些为难,不管怎么说,一个孝字大过天。李氏再怎么不是也占了沈竹清娘亲的名头,要是真的照沈竹清说的那样,给了李氏皮子,以后她跟李氏就桥归桥路归路,好像也不大妥当。

  沈竹清看了一眼张嫂子,眸中闪过一丝冷意,从记忆中她能判断出李氏并不是什么有脑子的人,可有时候李氏对付她和沈老爹的手段却十分高明,看来多半就是这个人在背后给李氏出谋划策了。

  “村长叔叔。”转眼之间,沈竹清的眼中已经积聚满了泪水,“我也不想这样的,我想正常的三媒六聘带着嫁妆出嫁,可二娘……”

  她转向了李氏,“您愿意大郎把这皮子作为聘礼,您再给我置办嫁妆,让我出嫁吗?”

  “你个小贱蹄子,不守妇道,你们连种都有了,苗都长出来了,还想要嫁妆,你想都别想!”李氏说着,贪婪的目光落在了沈竹清怀中的包裹上面,“这皮子可是刚才黎大郎答应了给的这五年养你和小耗子还有你打伤小花的医药费!”

  沈竹清抹了抹眼泪,看向了村长。

  村长也叹了一口气,差人回去拿笔墨来写文书,但黎大郎却说他家里有,待他拿出来之后,写好了文书,分别让沈竹清和李氏签字画押,沈竹清把皮子递给李氏,李氏欢喜的抱着走了。

  他们走出门之后,沈竹清就听到那张嫂子在数落李氏,显然,张嫂子比李氏想得更加长远,觉得从黎大郎身上能拿到更多的好处,毕竟黎大郎打猎的手艺可是众人皆知的。

  李氏走了之后,村长嘱咐了沈竹清几句,也就告辞了。

  屋里只剩下沈竹清,黎大郎和小耗子三人,一时之间屋子里的气氛静谧得可怕。

  “那个……”沈竹清刚想开口,黎大郎已经冷冷的转身,“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沈竹清连忙绕到了他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今天谢谢你,你可不可以收留我们母子一段时间,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小耗子在旁边不住的点头,甚至还挺了挺小小的胸膛,站到了沈竹清的旁边,那小模样明显就是在说,他也会!

  黎大牛的目光在他们两人的身上逡巡,眉心微微蹙了蹙,其实这对母子虽然看起来肮脏邋遢,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他们,他总是下不定决心拒绝他们。

  可他身上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沈竹清看出了她的犹豫,急忙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在你家白吃白住的,我会做很多事情,洗衣做饭收拾家务种菜养猪我都可以的!”

  小耗子在一旁不住的点头,“我也可以,我也可以!”

  “而且,你家里的病人,我能够给你医好!”沈竹清顿了一下才说出这句话。

  小耗子刚想说我也可以,就反应了过来,震惊地看着他的娘亲。

  刚才他娘亲说的可以做的那些事情他还可以理解,毕竟娘亲不会做还有他在。可医治病人这种事情不是可以糊弄的啊,娘亲是不是又傻了?

  “你?”黎大郎疑惑的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眼,最后吐出了一个字。

  沈竹清坚定地点了点头,“就我!”

  小耗子在她的身后偷偷拉了拉她的衣角,她反手把小耗子的小手牵在了手里,问黎大牛道:“你家里的病人是不是咳嗽,痰多,气喘,有时候吃了药好了,可过不了多久又反复了?越到冬天和春天就越严重?”

  原本黎大郎觉得沈竹清定然是想在他家骗吃骗喝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可现在听到她在连病人都没见过的情况下,把症状说得如此丝毫不差,反倒是怀疑的点了点头,“你怎么会知道?”

  沈竹清指了指里屋,“我刚才躲在床底下的时候听到你最里面那间房里面的声音了啊?”

  小耗子不由得朝她投来了钦佩的目光,他躲在床底下的时候都吓得快死了,娘亲居然还能根据听到的声音知道有病人,还知道病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黎大郎脸上的神色终于松动了,“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我管你们母子的吃喝,但是一个月之后若是病人还没治好,就别怪我不客气!”

  他请来的每一个大夫都说老爹熬不过一个月了,相信沈竹清,也是最后的尝试了。

  沈竹清点了点头,小耗子却是倒退了几步,冲着黎大牛摆了摆一双小手,一副跟她娘亲划清界限的模样。

  沈竹清无奈地看着小耗子,“沈浩,你小子能不能有良心一点!”

  “嘿嘿!”小耗子乖巧地笑了两声,小手揉了揉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表忠心,“我肯定跟娘亲同甘苦共患难,娘亲,你放心,小耗子一定不会让你一个人被赶出去的。”

  沈竹清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标 签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 沈竹清黎大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