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唐逸晓盛昊天小说_婚浅情深追爱千千结唐逸晓盛昊天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88 ℃
唐逸晓盛昊天小说_婚浅情深追爱千千结唐逸晓盛昊天

婚浅情深追爱千千结

唐逸晓盛昊天 著

连载中免费

婚浅情深追爱千千结,唐逸晓盛昊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婚浅情深追爱千千结完整版结局,唐逸晓盛昊天精彩片段,唐逸晓盛昊天是《婚浅情深追爱千千结》里的主要人物,内容段落分明,前后也没有本末倒置,是一部言情类文。作者大大六月的雨叙写了:唐逸晓为盛昊天怀着孩子,却亲眼看到他对另一个女人嘘寒问暖,无微不至,原来所谓婚姻,不过是一场虚假的甜蜜。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婚浅情深追爱千千结,唐逸晓盛昊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婚浅情深追爱千千结完整版结局,唐逸晓盛昊天精彩片段,唐逸晓盛昊天是《婚浅情深追爱千千结》里的主要人物,内容段落分明,前后也没有本末倒置,是一部言情类文。作者大大六月的雨叙写了:唐逸晓为盛昊天怀着孩子,却亲眼看到他对另一个女人嘘寒问暖,无微不至,原来所谓婚姻,不过是一场虚假的甜蜜。

免费阅读

  唐逸晓从来没有自惭形秽过,这个时候她就像一只混在天鹅群中的丑小鸭,毫无立足之地。

  “诶,你不就是那个盛大少的夫人吗?”一个端着香槟酒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了她的身边,大惊小怪的尖利嗓音立刻引来了其他人的驻足。

  唐逸晓有点慌,“失陪!”

  那人端着香槟酒的手却往她面前一伸,拦住了她的去路,“大少奶奶,别急着走嘛?”

  明显不怀好意的声音,却引来看客们兴奋的评头论足。

  “脸蛋也没多漂亮嘛!”

  “你看她腿粗的跟胡萝卜有的一拼……”

  “上大下小,我看像圆规……”

  她本来想息事宁人,这些人却要送上门来找她的晦气,“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请让一让。”

  “大少奶奶不懂也不奇怪,麻雀要变凤凰哪会那么容易,听说当初是你自己送上门去的?”

  探究的眼神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

  就在她不知道怎么突出重围的时候,一个柔柔的声音越过人群传了进来。

  “好热闹啊!你们在聊什么?”

  众人散开,露出唐逸晓这辈子最厌恶的一张脸,林雨涵坐在轮椅上,身上穿着一套跟她身上臃肿的孕妇裙同色系的白色洋装,盈盈浅笑间,像朵开在轮椅之上的白莲花。

  唐逸晓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是了,林雨涵现在可是上京四大家族祁家的表小姐。

  盛家同样作为上京四大家族之一的盛会,怎么会少了她。

  这边异常的热闹引来的不仅仅是作为客人的林雨涵,还有作为东道主的罗云清。

  “伯母,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罗云清一出现,林雨涵便示意身后推着行李的人把包装精美的礼盒送了出来。

  透明的包装后面包裹着的是一件精美的瓷器。

  马上就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惊叹,“天哪,这是当代陶艺名家苏莫笑的封笔之作吧!真是大手笔。”

  林雨涵不动声色的笑笑,一张苍白的脸看向始终不发一言的唐逸晓。

  唐逸晓从她的眼中看到的是不屑和轻蔑。

  苏莫笑是罗云清最喜欢的陶艺人,她一直都在收藏苏莫笑的作品。以前她为了改善罗云清对她的印象,曾经做过投其所好的事情。

  不过最后因为她刷的是盛昊天的卡,被骂了一顿。

  “大少奶奶,你送夫人的是什么礼物?”

  他们看着唐逸晓可是空手进来的。

  唐逸晓这一刻就像是一只掉进狼群的小绵羊,有点不知所措的惊慌。

  “大少奶奶,你该不会是没有准备礼物吧!你这样也太……”

  她偷眼看罗云清,果然看到的是不悦的皱眉,她突然灵机一动心生一计,说不定她能借着一直不待见她的罗云清摆脱现在不堪的处境。

  她轻轻的拍了拍凸出的肚子,“我这不是世界上最好的礼物吗?”

  “我第一次见这么不要脸的人……”

  林雨涵苍白的脸色稍霁,罗云清的脸色更是因为她的话黑沉了几分。

  看热闹的人给了她莫大的勇气,“对,我就是不要脸,当初我为了嫁进盛家,想要麻雀变凤凰,是我使了手段故意勾搭的盛昊天,也是我叫来了媒体。妈,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肚子里的就是你的孙子,不管你喜不喜欢。

  罗云清没让她把话说完,端着贵妇人高高在上的派头,施舍给她一个闭嘴的眼神,“行了,你人来了,心意到了就行。”

  盛昊天就站在人群里,看着唐逸晓说出当年隐藏的事实,看着林雨涵浑身发抖,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气的脸色铁青。

  男人墨澈的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

  他敢肯定唐逸晓是故意的,得罪了本来就不喜欢她的母亲,那就等于得罪了整个盛家。

  她如意算盘打的好,想借着母亲的手获取自由,可他偏偏不如她的愿!

  就在罗云清冲出去要撕了唐逸晓的时候,盛昊天拉住了母亲的手,“妈!晓晓现在有孕在身,心情不好,你别跟她计较。”

  唐逸晓身体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盛昊天过来亲热的搂住她僵硬的腰肢,温和道,“晓晓,你累了,我们回去休息吧!”

  接下来来的一切就像是梦一样虚幻,她没有想到盛昊天居然会帮她解围。

  怎么上的车,怎么回的家,她通通都没有印象,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都是盛昊天搂住她那一刻的温和笑容。

  只是最后满室的清寂还是打碎了她的幻梦。

  刚才的争吵还在耳边回响。

  “我警告你不要耍花招,乖乖把孩子生下来。”

  仍旧是她无力的辩解。

  然后是一个门板撞击的巨大声响,她站在窗前看着他驾车离开,心凉如水。

  刚才她还以为有什么不一样了,原来什么都没有变,刚才的温情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假象,只是他的表演。

  他现在应该是赶去安慰那个女人了吧!

  接下来的日子,盛昊天再也没有回来,只有床头的婚纱照提醒着她曾经虚假的甜蜜。

  ……

  雷始收声,蛰虫坯户,水始涸——秋分。

  依旧是一个盛昊天不会回来的不眠之夜,今天是他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没有曖昧浪漫的烛光晚餐,只有满室的清寂陪伴着她。

  唐逸晓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现在已经习惯了在沙发上睡觉,以前在沙发上睡觉是为了给他留一盏归家的温暖,现在……

  “只要你乖乖的把孩子生下来,我不仅会跟你离婚,我保证你弟弟还可以全须全尾的回来。”

  就连在梦中那人冷彻人心扉的话也不放过她。

  一滴泪,从她紧闭的眼中溢出,滴在他还没来得及离开的指尖,烫的他连忙收回了手。

  该死,他明明不爱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为什么看到她的眼泪会有一丝丝心痛。

  盛昊天视线下移,放在了她高高凸起的肚子上。

  按理说怀孕七个月的肚子不会这么大,可能是因为她太瘦了,便显得肚子异常的大。

  抬手虚虚的抚上那个凸起的肚子,这里面孕育的是他和雨涵的孩子,可是在这一刻他却一点都不高兴。

  只要唐逸晓按照他所希望的生下这个孩子,雨涵就有救了。

  到时候他会按照他们的约定放过她。

  终究他的手还是没有放上去,或许是怕吵醒她,也或者是不屑于碰触她,只是到了最后,他在她的面前站了许久,弯腰把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他没费一点力气就把她腾空抱了起来,她太轻了,轻的像是一只轻盈的鸟儿。

  她睡的很熟,并没有醒过来,像个猫儿似的在他匈前噌了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沉醉在黑甜乡之中。

  只是她的梦中只有黑,没有甜……

  盛昊天把她放到床上,中央空调的温度有点低,他拉过被子准备给她盖上。

  被子刚刚拉过去盖在唐逸晓的瘦削的身体上,她卷翘的睫毛颤了颤,一双迷蒙的美眸睁开来,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醒了?”

  唐逸晓在见到他的一瞬间有种噩梦降临的感觉,嗖的卷着被子坐起来,戒备的看着盛昊天。

  盛昊天眸光一沉,不悦的气息毫不掩饰的扩散着,似乎她的行为惹怒了他。

  自从上次婆母的生日宴之后,盛昊天似乎对她温和了一点,虽然他们见面的次数不多,却也没有了凶神恶煞和冷言冷语。

  唐逸晓才想到这里,盛昊天的手就伸了过来。那天晚上盛昊天给她的羞辱让她记忆太深刻,她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往后缩了缩。

  他抬手摸摸凉薄的唇像是在称赞,“还不错。”

  她犹如电击一般捂住嘴唇,惊恐地看著他。

  “你这是干什么?”他对她的表现很不满意,蹙起眉头,伸手一把抓住她,把不断往后缩的她拖到自己的面前。

  盛昊天的力气大得惊人,让她根本无从抵抗。

  “不,不要!”她在盛昊天压制下的费力的挣扎,“你放过我吧……”

  “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他低低轻笑,恶劣的让她心凉。

  唐逸晓大口大口的喘著气,怀孕的漫长周期榨取了她的生命力,一番挣扎就让她觉得精疲力竭。

  瘦弱肩膀上突来的痛楚,刺激的让她胡乱地伸手想推开他的头,手腕却被牢牢抓住固定在头侧。

  她失声尖叫:“不……不要,盛昊天,求求你……”

  “不要什么?”

  “我碰你,你应该觉得高兴才对。”

  “你可以幻想一下也许我是爱你的?这样你说不定会好受一点。”

  他怎么会说这么好心的话,他说这样的话不过是方便可以更好的羞辱她。

  从身体到心灵。

  手已经被放开了,她却动弹不得。

  带着粗糙触感的大掌缓慢移动。

  顿时血液都往下冲,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手脚僵住,声音嘶哑的拒绝:“不,不要……”

  “真的不要?”

  他粗糙的大掌离开,却让她觉得深下一凉。

  最后一点遮盖也被扯破,她双腿紧张地蜷缩起来,奋力的挣扎,可是不管她多么抗拒,他总会有办法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不行,盛昊天……别让我恨你……”

  她还在机械地重复,他已经闯进了她的深体。

  “……”

  唐逸晓发不出声音来,张着嘴大口呼吸,感觉整个深体都不像是自己的。

  突然唇上一凉。

  盛昊天居然在吻她,这么的温柔。

  唐逸晓迷惑地睁开眼睛。

  真奇怪,他为什么要吻她呢?他并不爱她不是吗?他爱的人不是林雨涵吗?

  都说人和动物一样,口頭碰触喜欢的东西是本能。

  他不是只要折磨她就好了吗?这样温柔缱绻的吻,对他来说太多余了,对她来说又太慷慨了。

  为什么要吻她?

  她已经七个多玥的深孕了,经不起激烈的这种事情,肚子一阵阵的发紧,眼前一阵阵发黑,她费力地在他唇齿间寻找呼吸的机会。

  他嘴唇一直没有移开,执著地贴著她,好像有多深情一样,给她一种他是爱着她的错觉。

  “晓晓……”

  叹息般的呼唤仿佛来自天外。

  “晓晓……”

  盛昊天是在叫她吗?已经很久了,好像自从林雨涵重新出现在他的深边之后,他就没这么唤过她了。

  久的她都差点忘了……

  “晓晓……”

  她也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不该因为一个温柔的深吻,几声温柔的呼唤就沉沦。

  只是那样温柔缱绻的吻,那样轻柔的呼唤,就好象真的是被他爱着一样,就好象他从来没有怨恨过她,好象他从来也没有做过伤害过她,好像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过一个叫做林雨涵的人,好像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彼此相爱,好像他们就是属于彼此的,就好象可以像从前一样,只是简单地抱著他感受他就可以了。

  “晓晓……”

  情到浓时,他情不自禁的一遍一遍轻声呼唤她的名字。

  她抽泣着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昊天,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就算你那么伤害我,我也还是那么的喜欢着你。

  唐逸晓很清楚,她的喜欢她所有的爱,可能是在最开始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已经注定了,注定了会沦陷,注定会有这一段漫长的心路历程。

  注定了她的这一生都会与他紊缠在一起。

  此时此刻,就算知道这是假的,知道那些所谓的真心实意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唐逸晓还是不能自已的沉沦下去……

  “叮铃铃……”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盛昊天骤然停止了。

  盛昊天伸手拿起手机,贴在耳畔,她听到他轻柔的说,“雨涵?”

  轻轻的两个字清晰地,尖锐地穿过她的耳膜,一直耳環心脏。

  她僵硬地躺著,一动也不能动,四肢和血液好像都已经凝固了。

  盛昊天直起深来,抽深离开,表情冷凝的穿上衣服,拿着已经暗了屏幕的手机走出房间,自始至终都没有施舍给她一个眼神。

标 签婚浅情深追爱千千结 唐逸晓盛昊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