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云倾挽司徒霆小说章节_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云倾挽司徒霆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33 ℃
云倾挽司徒霆小说章节_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云倾挽司徒霆

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

云倾挽司徒霆 著

连载中免费

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云倾挽司徒霆小说名字,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全文免费,云倾挽司徒霆最新章节,热门小说《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文词通顺,读起来也比较精练。小说作者是三两小胖哞,主角是云倾挽司徒霆。故事递为您带来精彩内容节选:云倾挽重生前,那些她帮助过的人都要踩她一脚,重生后,她唯一帮助过的司徒霆,给她无上荣耀和宠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云倾挽司徒霆小说名字,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全文免费,云倾挽司徒霆最新章节,热门小说《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文词通顺,读起来也比较精练。小说作者是三两小胖哞,主角是云倾挽司徒霆。故事递为您带来精彩内容节选:云倾挽重生前,那些她帮助过的人都要踩她一脚,重生后,她唯一帮助过的司徒霆,给她无上荣耀和宠爱。

免费阅读

  “……”众人又是一头黑线!

  这特么是土匪强盗吧?

  就听,云倾挽竟然一本正经的道,“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她不让我们欺人太甚我们就要听她们的啊?”

  她蔑视的瞄了那五人一眼,“她们哪根葱?我听说,京城的高门大户出来的小姐,都是知礼仪懂进退的,可今天完全没有体会到啊!”

  “……”云倾心几乎被这主仆两气得吐血,她猛然抬头瞪着眼,“有种你今日就把本小姐打死,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活着走出相府!”

  她本来是被大夫人派来试探这七小姐的,可刚刚这两个耳光,却直接将她刺激的失去了理智。

  “二姐,犯不着和她计较……”云倾雪无语皱眉,她感觉,再这样下去,她们肯定在这小破屋里讨不到好!

  这三个都是乡下来的野蛮人,力气大着呢!

  而且,其中还有一个男的。

  若是真的动起手来,她们五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肯定不是这三个野蛮人的对手!

  可云倾心哪里听得进去?

  若是就这样灰溜溜的走了,日后还不被人笑死?

  别看她们几个现在正在抱团,那是因为面对共同的敌人的缘故,要是今日这危机过去了,指不定这几个怎么嘲笑她!

  她甩开了云倾雪的手,死死地盯着云倾挽,“你不是很有种吗,动手啊!”

  她要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她就不相信,爹爹还能放过一个敢对她大打出手的土包子。

  云倾挽闻言,似乎有些迷茫,沉思了一会儿。

  可当众人以为她在考虑开门放人的时候,她却十分苦恼的抬头,一脸无奈的看向怜栀,“既然她一心求死的话,我们就免为其难的成全她吧,我这个人一向不大会拒绝,尤其是当别人衷心无比的恳求的时候……”

  她长叹一声,捂着心口,“唉,太难了!”

  结果,怜栀上前就给了云倾心一脚,又叹,“真是太难了,小姐,原来这京城傻缺这么多呀,要是活生生打死她的话,我是不是也会被累死呀?”

  云倾挽也一脸无奈的说,“但是我们没办法呀,你看看她们,这么居高临下的,我们要是不听她们的话,岂不是不能活着走出相府?”

  她嗓音软绵绵的,却每个字都像是耳光一样狠狠扇在这几个千金小姐脸上。

  她瞄了一眼二小姐云倾心,道,“怜栀啊,我们是乡下来的平民百姓,不能违抗权贵的命令,二小姐一心求死的话,就算是咱们被活生生累死,也是要成全的!”

  “是,奴婢的命好苦!”怜栀泫然欲泣,上去又给了云倾心两脚!

  云倾心气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云倾雪已经看清楚了,这三人根本是想要把她们弄死在这里!

  而西院偏远,就算是喊破喉咙也没人前来救命。

  所以,眼下的必须服软!

  她第一个上前,道,“七妹,未经允许闯入西院是我的不对,我跟你道歉,此事就此揭过可好?”

  她可不想像是云倾心一样,被打成残废。

  好汉不吃眼前亏。

  “眠述,放三姐离开吧。”云倾挽抬眼,道。

  眠述将门打开了一道缝隙,三小姐云倾雪飞快离开。

  四小姐云倾芸正要往前冲,就被眠述一脚踹了回去。

  “不好意思,今天不道歉的话,没有人能够离开这里。”

  云倾挽眼底一片漆黑,经历过前世那桩桩件件,她又如何不知,眼前这场大戏是大夫人给她设下的下马威?

  好让她知道,相府的大门也不是好进的,如果大夫人不护着,没她云倾挽的好果子吃么?

  实际上,这出戏前世也上演过,只是来的没这么早而已。

  前世,她被云倾心和云倾芸等人,虐的体无完肤,在床上足足躺了五天才下来。

  所以这一次,她一定会让这两人多躺几天。

  至于四小姐云倾兰……看她造化吧!

  云倾挽眼底暗芒一闪而逝,瞄了一眼地上的云倾心,对怜栀道,“怜栀,继续吧,不要懈怠。”

  怜栀上前,一脚踩在了云倾心的脚踝上,拧了一圈!

  “啊!”

  云倾心发出一声惨嚎,直接哭了出来。

  “哭什么,离你要求的死,还差得远呢!”云倾挽脸上一片寒芒,那道伤疤看上去触目惊心。

  云倾心想死的心都有了,云倾兰吓得双腿发抖,抹着眼泪的道,“七妹,是我错了,求求你放我出去吧!”

  再这样下去,她得被活生生吓死!

  “放她出去!”

  云倾挽一发话,眠述就把云倾兰放出去了。

  转眼,屋里只剩下云倾心和云倾芸。

  云倾心整个人蜷缩在地上,一脸狼狈。

  云倾芸被钉子戳中的手指,已经肿的比猪蹄子都还可怕了。

  她终于被吓破了胆,极不情愿的道,“七妹,是我错了,求你也放我出去吧!”

  “大声点,我没听见!”

  对于前世曾经赏了她十个耳光的云倾芸,她可没这么轻易放过。

  云倾芸道歉一次就已经是极限了,一听云倾挽这话,顿时瞪眼,“我都已经道歉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本小姐就爱吃罚酒!”

  云倾挽忽而动怒,霍然起身来,扬手就是十个耳光扇了上去!

  等结束的时候,云倾芸已经被打蒙了,一张脸肿的像是猪头一样。

  她脑子里晕乎乎的,半天都没能反应过来。

  眠述在她背后踹了一脚。

  她控制不住自己,扑通一声跪在了云倾挽面前。

  云倾心没看见眠述的小动作,顿时被云倾芸下跪的样子刺激到,破口嘶吼,“懦夫!真是把相府的脸都丢尽了!”

  云倾芸被噎了一下,顿时回怼,“你不是懦夫,那被打死好了!”

  “我宁肯被打死,也绝不会跪下!”云倾心发狠,她已经决意用重伤换取云泓将云倾挽赶出丞相府。

  云倾挽闻言,嘴角扬起一抹邪笑,“听说,母亲这次接本小姐回来,是打算将本小姐嫁给霆王呢……”

  “你做梦!”云倾心红着眼睛瞪着她,“就你?给霆王提鞋都不配!”

  云倾挽闻言,笑容洋溢开来,“所以,是你想要嫁给霆王,这才来找本小姐的麻烦的?”

  此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云倾挽眯了眯眼,权当没听见,道,“二姐姐想要嫁给霆王去找母亲说嘛,你找我也没用啊!

  我胆子小,还有被害妄想症,一旦有人找茬,我都会失心疯一样的十倍奉还……”

  “你……!”云倾心听得云里雾里。

  该死的,这丑八怪她乱扯什么啊!

  她是喜欢霆王没错,可是这……

  而还未等她想明白怎么回事,眠述却已经闪到了一边,一道黑影一脚踏进了门槛,冷喝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是云泓。

  其实,云泓的到来,云倾挽早就预料到了。

  云倾雪和云倾兰回去,肯定要告状。

  只是……

  云倾挽眼底闪过一抹危芒,起身来道,“见过爹,二姐说我给霆王提鞋都不配,让我滚出相府!”

  前世,云泓没有将这五个大小姐嫁入霆王府,无非就是不想糟蹋了这几位,心里疼。

  所以,他将她当棋子一样,送进了霆王府。

  那么现在,她倒要看看这群人还怎么往下演!

  她颇为委屈的说,“我知道我是乡下来的野孩子,配不上霆王。

  所以,爹还是让二姐嫁过去吧,免得她因为这事儿来找茬……

  而且,我们刚刚收拾完这破院子,肚子特别饿……我这个人,一饿就脾气暴躁,万一伤到二姐就不好了!”

  云倾心好想上前抓花她的脸。

  还伤着就不好了!

  她明显已经残废了好吗!

  可,涉及到霆王的事情,她还真的不敢争辩。

  因为之前,她曾经表现出喜欢霆王这件事情,让云泓大怒,罚她在祠堂跪了足足三天。

  果然,云泓当场就黑了脸,盯着云倾心道,“你想进霆王府?”

  “不,女儿不想……”云倾心赶紧辩解,仰头祈求的看向云泓,“可是你看她,她竟然纵仆行凶……爹,我的脚断了,肚子还疼!”

  “来人,将二小姐扶起来,送回去!”云泓怒气冲冲的瞪了一眼云倾挽,对门外的丫鬟道。

  两个丫鬟进来,将云倾心带走了。

  云倾心不甘心,扭头委屈的喊了一声,“爹,你怎么不为女儿做主……”

  云倾挽闻言冷笑。

  做主?

  简直笑话!

  除了云倾染之外,云泓虽然也疼爱其余五个女儿,但也仅限于培养高级一点的棋子而已。

  何况,眼下云泓最想要的是将她嫁入霆王府吧?

  没了前世那救她一命让她感恩戴德的事情助力,他只能想其他办法让她听话。

  这个时候,他又怎么会因为云倾心和云倾芸的伤而放弃收买她的机会呢?

  毕竟,他需要的是一个言听计从一心为他和二皇子司徒明服务还不受怀疑的卧底,而不是一个仇人。

  当然云倾挽更加明白,云泓这看似偏袒她的表现,实际上是在偏袒云倾心。

  他和二皇子司徒明企图夺I权,而战功赫赫的霆王是仅次于皇帝和太子的绊脚石,到时候是要被除掉的。

  那么,嫁给霆王的那人,最后肯定也是如她前世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云泓若是舍得让自己养在身边的女儿鞠躬尽瘁后还被处死的话,又怎么会让大夫人将她弄回来?

  那既然当她是必不可少的棋子,那就好好哄吧!

  云倾挽心中冷笑一声,委屈道,“爹,我从小有人生没人养,遇上事情也不知怎么处理,一不小心就对各位姐姐动手了,我为犯下此罪心里难过不已,所以……”

  她满眼无辜的仰头看向云泓,“所以,爹爹还是放我回去吧,我这样的人,生在山野就很好的。”

  云泓气的想吐血,这土包子说话太难听了!

  什么叫有人生没人养?

  是变着法子骂他呢吧?

  而还未等他开口,云倾挽已经垂眸委屈道,“我这样的山野村民,若讲究门当户对的话,只能嫁给山野村夫……二姐姐说得对,我怎么可能配得上那些王爷呢!

  哪怕霆王是个残废,我也是配不上的……”

  这戏精!

  云倾芸算是看清楚了,这土包子根本不是省油的灯。

  而云泓都没为云倾心做主,她自然也不指望能为她做主了。

  她泪流满面的退走了。

  转眼,屋里只剩下云倾挽和云泓相对。

  云泓盯着她半晌,这才打碎牙齿和血吞,隐忍的拍拍她的肩膀,道,“近日朝政繁忙,这里一切没收拾好就叫你回来,是爹的不是……”

  他喉咙滚了滚,想着外面莫名传的沸沸扬扬说相府七小姐回归的事情,脸黑的像是锅底,继续道,“你是我相府的千金小姐,自然也是配得上霆王的。”

  然后,竟然煞有介事的说,“你的霆王,任何人都抢不走!”

  前世云倾挽听到这话的时候,感动的泪流满面,直接就扑进他怀里去了。

  可现在么……

  她一脸固执,“可是,二姐姐喜欢霆王啊,我愿意让给她的。”

  老油条,继续演!

  外面传遍她回来的消息,自然是她早早就安排好的事情。

  眼下云泓不敢动她也不好直接将她赶走,舆论是很重要的原因。

  这个时候,云泓要是责罚她,外面的舆论很快就会变成,相府欺凌弱小,同时牵扯出十年前丞相夫人卖了她这件事情。

  到时候,百姓议论纷纷,他作为当朝宰相,肯定被皇上问责。

  而如果他把她直接赶走,那么,接下来就会出现他虎毒食子的版本。

  最后,还是一样的结局——

  影响仕途!

  所以,这一碗黄连汤,云泓不得不干了!

  云泓被一根死脑筋的她气的,狠狠地闭了闭眼,道,“这个家,爹说了算!”

  然后,又道,“日后无论遇上任何事情,都记得找爹,爹会为你做主的。你失散这么多年,在外面受苦了,给爹爹一个机会,让爹爹好好补偿你可好?爹爹会叫人,治好你的脸的。”

  这话说的,云倾挽差点就信了他的邪。

  但是么,有了前车之鉴,听听也就好了。

  “谢谢爹爹。”她像个倔强的,终于服软的孩子,眼巴巴的问,“那要是母亲欺负我呢?我可以找爹爹做主吗?爹爹会站在我这边吗?”

  云泓双手抖了抖,强行压制着自己的脾气,“会。”

  “那要是,大姐找我麻烦呢?爹也会站在我这边吗?”云倾挽一脸无辜的眨眨眼睛。

  云泓握拳,隐忍道,“会。”

  话音未落,他几乎夺路而逃,“来人呐,重新将西院修葺一番,一切都参照大小姐的房间院子布置,任何人不得怠慢……”

  丢下一句话,云泓飞快离开。

  “主子,您真的准备,气死你爹吗?”眠述抱着手臂,看着云泓离开的背影,忍不住问。

  云倾挽沉默好久,这才淡淡的道,“我没有爹。”

  眠述和怜栀面面相觑。

  他们都知道自家主子和相府有仇,这次回来她是来报仇的。

  可是,两人都猜不透,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十年都生活在药王谷,七岁之前她和这里能有什么深仇大恨?

  可有时候,看她的眼神时,眠述和怜栀都会清晰的感觉到,她心里似乎藏着滔天血仇,只有新的鲜血才能清洗……

  “这里一时半会儿也收拾不完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怜栀看着院子里忙碌起来的侍卫和丫鬟们,扭头看向云倾挽,“顺便,再找个地方洗漱一下。”

  这院子三人提前收拾了一番,现在一个个看上去都像是被活埋过一次一样。

  云倾挽摊了摊手,“没银子!”

  “……”怜栀一脸黑线,“忘了,我们是乡野来的土包子,还穷。”

  半晌,眠述憋出一句话,“那……去厨房抢吧!”

  “好主意!”

  怜栀拍了他手掌一巴掌,率先往厨房那边去了。

  云倾挽一扭身躺在干巴巴的长凳上,望着脏兮兮的天花板出神。

  她在琢磨着,如果云泓请药王谷少主前来给云倾染治疗的话,她该要多少金子呢?

  还有,如果云泓想要药王谷少主顺便治好她的脸的话,又该要多少金子呢?

  如果,司徒明知道他心坎儿里疼爱的女人生不如死时,又是什么表情?

  她竟是,莫名有些期待了!

  云倾挽起身来,举步往云倾染住的中院走去。

  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司徒明应该快到了吧?

  她很想看到他心疼痛苦的表情,终有一天,她会让他也尝尝众叛亲离痛失最爱的滋味儿!

  转过芍药盛开的小花园时,大门口果然传来了相府管家的殷勤的嗓音,“二皇子殿下这边请!”

  云倾挽脚步顿住,凤眸眯了起来,寒雪一样的目光投向大门口。

  前世种种,如同沧浪一样涌上心头。

  血仇死死撅住她的心脏,让她恨不得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弄死司徒明!

  藏于袖下的拳头攥紧,云倾挽压抑了自己的情绪波动,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好奇的打量门口。

  很快,管家迎着一个身穿淡金色衣袍的男子走进来!

  来人仪表堂堂,五官端正英俊,穿上一身皇子冠冕,颇有几分正气浩然之姿。

  也正是因为这份气度,让朝中不少人十分看好这位二皇子,将他当成皇位最有力的竞争者。

  同时,楚都也有很多怀春少女,都巴不得嫁给这位二皇子。

  前世的云倾挽也不例外,当别人在她面前说二皇子司徒明王者之气初现端倪时,她丝毫不曾怀疑。

  再后来,司徒明三番五次对她倾诉衷肠,穷追猛打的时候,她更是难以招架,很快就相信这个男人对自己是认真的。

  毕竟,他的眼神看上去,是如此的坦荡。

  然而最后,临死前那个晚上,他却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

  错乱时光中,一切重新来过,云倾挽才深刻的明白,眼前此人不过是个伪君子。

  他最后的胜出,只在于比别人藏的更深,更会隐忍算计而已。

  云倾挽眼底忽而闪过一抹锐芒,嘴角邪佞的勾了勾:

  这一世,她很想看看这位究竟有多能忍耐!

  她往前走了几步,几乎站在了路中间。

  此时夕阳西下,晚霞漫天,血一样的色彩笼罩着楚都,也照亮了云倾挽的脸——

  一道伤痕从左额滑下,一直延伸到右边嘴巴,贯穿了左眼和鼻梁,看上去格外恐怖。

  血色的晚霞倒映在她异常明亮的眼眸中,仿佛浓墨一般的黑云里腾起了血月,诡谲又神秘的气息弥漫开来,被盯住的时候,仿佛被厉鬼缠上,又像是被妖姬蛊惑……

  迎面而来的司徒明愣了一下,蹙眉问道,“这是谁?相府之中怎会又如此丑陋之人?”

  可见,他常来相府,对相府所有人都熟知。

  和前世一样,云倾挽是不速之客。

  区别是,上一次她懵懂而来,满怀天真,被这些人利用的彻底。

  但是这一次,她有备而来,是复仇厉鬼!

  相府管家上前一步,瞄了云倾挽也一眼,颇为隐晦的道,“这位,就是府上的七小姐,眀澜夫人走失的孩子。”

  他眼底深藏的那一抹暗涌,直到今生今世,云倾挽才看的明白。

  他们早就算计好了她的落幕,可笑前世她竟然为了一个棋子的身份活的认真又卖力!

  她盯住司徒明,果然见他眼中闪过一道隐晦的明光。

  紧接着,是恍然,是某种抗拒和希冀。

  那样复杂的目光,看得出来他不想接近这样一个丑八怪,却又为了宏图大业不得不委曲求全。

  云倾挽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像个土包子一样盯住司徒明,“哇!好好看的公子!我从来没见过如此俊美的男子。”

  此番赞誉,让司徒明眉心蓦地蹙了蹙。

  换做蕙质兰心的云倾染说这话,他必定心花怒放。

  可惜,眼前这是一个丑八怪!

  但正因为这是一个丑八怪,他才舍得将她送往霆王府。

  心思百转千回,司徒明掩藏了眼底嫌恶,上前一步道,“原来是七小姐……你叫云倾挽对不对?这名字真好听。”

  他一派温和,当得起翩翩公子温润如玉了。

  云倾挽恶心的想吐,嗓音却变得甜腻,“真的吗?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的名字好听呢,你真好……”

  她直截了当的道,“我喜欢你。”

  管家嘴巴蓦地长大,都能塞下一个咸鸭蛋了!

标 签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 云倾挽司徒霆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