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虐文)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沈宴小说_沈宴萧钺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85 ℃
(虐文)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沈宴小说_沈宴萧钺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

沈宴萧钺

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 著

完本免费

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主要讲了什么?沈宴萧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去哪看,沈宴萧钺是主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网址,主角是沈宴和萧钺的小说名字叫做《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故事递为大家带来《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沈宴萧钺)全文章节精彩阅读,沈宴萧钺全文主要讲述的是:当初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沈宴终是折断了她高傲的头颅,委身在这一方小院,她已是只剩下半条命,他却还是要取她的血去救他的心上之人,世间你怎会有如此狠毒之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主要讲了什么?沈宴萧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去哪看,沈宴萧钺是主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网址,主角是沈宴和萧钺的小说名字叫做《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故事递为大家带来《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沈宴萧钺)全文章节精彩阅读,沈宴萧钺全文主要讲述的是:当初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沈宴终是折断了她高傲的头颅,委身在这一方小院,她已是只剩下半条命,他却还是要取她的血去救他的心上之人,世间你怎会有如此狠毒之人?

免费阅读

  阴暗的祠堂内,只燃着两支白蜡。

  短短三个月就瘦了十几斤的沈宴,正在用力掰一个已经发硬裂开的馒头。虽然没有胃口,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不得不硬塞下去。

  是的,她怀孕了。

  果然如师兄所说,她吃了他的药,只一次欢好,便怀上了萧钺的孩子。

  手抚在肚皮上,眼中闪过亮光。

  虽然是死,但能生下他的孩子,她也甘愿……

  “吱呀”一声,门被人从外头打开。

  沈宴掩住脸,外头的光刺得她双眼发疼。影影绰绰,看到两个影子:

  “沈姐姐!”

  有人奔过来,站到她面前。

  “沈姐姐,你、你怎么……怎么会?”话说一半,似乎不忍再说下去。

  沈宴怔怔地抬起头,待看清面前那张脸,她的肩膀,猛地一颤,手中的馒头也不受控制地滚落出去。

  温良……

  她,怎么会到这来?

  对温良,沈宴心中是有歉疚的。

  当初她虽然不知道萧钺与温良的关系,但为了救萧钺,逼他娶自己却是真的;更何况,三个月前她还破坏了他们的洞房……

  祠堂内,一片沉寂。

  只有那块干硬的馒头,咕噜噜滚着,停在了萧钺脚下。

  他的神情,沈宴看不清楚。却听到他的声音幽幽传来:“温良有孕了,本王特准你为她开方养胎。若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好歹,本王唯你是问。”

  温良……有孕了?

  沈宴一时没能明白,片刻后,才恍然如大梦初醒般,笑了起来。

  “恭喜。”两个字,几乎用尽她仅剩的力气。

  手轻轻拂过自己的小腹,这里,也有一个生命正在孕育着……

  “阿萧别说了,快让人将沈姐姐抬出去。”温良揉着泪眼,声音哽咽。

  温良啊……她还是那么善良,柔弱。

  就像当初,因为知道自己喜欢萧钺,怕自己伤心,便一直瞒着自己她与萧钺的关系。

  沈宴苦笑。

  事到如今,也好。

  她死了,他们,便能好好的在一起了……

  *

  萧钺将温良肚子里的孩子看得极重。

  不仅开方熬药的事要沈宴亲自做,就连温良的一切衣食住行、吃穿用度,都要她亲自过问。

  这样的操劳下,不过短短月余时间,沈宴便又瘦了十多斤。

  而更糟的是,她体内的长生蛊也终于开始了反噬。

  钻心的痛从胸口处传来,沈宴脸色煞白,虽然咬着牙极力克制,但端着药碗的手,却还是剧烈颤抖着。

  “啊!”

  一滴药汁飞溅到温良手背上,她叫出声。

  萧钺的神情立刻变得紧张:“怎么回事?沈宴,你连碗药都端不稳吗?”

  耳膜嗡嗡作响,胸口处钻心的疼痛越来越剧烈,那疼痛……像是被什么东西活活咬下血肉……

  手腕,猛地被人攥住。

  沈宴眼神迷茫地看过去,却只看到那人一张一合的嘴,听不清他说的话。

  “沈宴,你连碗药都端不稳吗?!”

  待终于熬过去那阵,沈宴才听清楚萧钺的话。

  “哎呀阿萧!就一点药汁而已,我哪有那么娇贵?”温良甚解人意地将萧钺拉开,另一只手还将沈宴端着的药碗也接过去,轻轻抿了几口。

  沈宴刚松了口气,可转瞬,温良突然脸色大变,手中的药碗“啪”地一声砸在地上。

  药汁四溅。

  温良踉跄着抓住萧钺的衣袍,面色惨白:“阿萧……疼……我的肚子好疼!”

  闻言,男人的脸倏地,杀意弥漫。

  沈宴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不可能!”

  那碗药是她亲自动手熬的!从挑选药材到熬制、再到端来,每一个步骤,她都不曾假手他人。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萧钺,不可能的!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你好好查一查……”急切地想辩解,想上前,抓住他的衣袖,却被他猛地一脚踢开:“滚开!”

  “沈宴,要是温良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什么好歹,你就是千刀万剐也不够!”

  说着,萧钺已经一把抱起面色惨白不住哀嚎的温良冲了出去。

  芙蓉园内,有风吹过。

  沈宴呆呆地注视着洒落一地的药汁,伸手,蘸了往嘴里放。

  没有……没有毒!

  可……为什么?温良……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

  她想不明白,而萧钺,也不需要她想明白。

  他前脚才抱温良出去,后脚,便已经定了她的罪:“萧王妃沈宴,其人歹毒善妒、欲加害萧王子嗣、谋害萧王侧妃,即刻押送水牢,严刑拷问!”

  被人架着,一路往水牢。

  水牢内,刑具众多,更何况有了萧钺的那句“严刑拷问”,审问的人将那一众刑具在沈宴面前一一展示。

  “沈宴,赶紧交代你谋害温侧妃和萧王子嗣的意图,也免得再吃苦头!”

  刑具锁住她纤细的手腕,冷水没过了她的胸口,寒意阵阵袭来。沈宴闭上了眼,萧钺……是真的……这样厌恶她啊。

  她不怕死,也不怕被那些刑具折磨,可是如今的她,身体已经油尽灯枯,肚子里的孩子又如何能承受住?!而萧钺……又如何能再等第二个沈宴来为他续命!

  “不必动刑了,我说!”她咬着牙,眼神灰败……

  *

  厢房外,萧钺的脸色铁青。

  面前的地上还跪着几个颤巍巍的太医,神情恭谨又畏惧。

  “吱”地一声,房门被人拉开,林太医从内走了出来。

  “怎么样?孩子,还保得住吗?”萧钺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说不出的凛冽之意。

  林太医摇了摇头,也如那几人一样,跪在地上:“王爷,恕我等无能。这药实在是霸道,别说是孩子了,若是再晚上半刻,就是大人……也未必保得住!”

  另外几位太医点头附和。

  萧钺脸色愈加难看,拳头紧攥着,甚至能看到上面暴起遒劲的筋络。

  “不……孩子,我的孩子!”伴随着凄厉的叫声,一个人影踉跄着从床上掉下来,是温良。

  “阿萧,我求求你、求求你去问问姐姐……不,不可能……怎么会是姐姐?她为什么害我!”

  说着,又惊惶地捂住嘴,眼泪从眼眶里滚落:“难道是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

  就在这时,外头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一个男人匆匆而来,半跪在萧钺面前:“王爷,萧王妃招了!”

  招了?

  温良表情一阵错愕,但很快,她的眼底又闪过一丝喜色,不管那小贱人为什么要承认、可这一次,她死定了!


标 签沈宴萧钺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