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慕盛霆林温暖小说_爹地快抱妈咪回家慕盛霆林温暖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03 ℃
慕盛霆林温暖小说_爹地快抱妈咪回家慕盛霆林温暖

爹地快抱妈咪回家

慕盛霆林温暖 著

连载中免费

爹地快抱妈咪回家,慕盛霆林温暖章节列表,爹地快抱妈咪回家小说全集,慕盛霆林温暖精彩章节,《爹地快抱妈咪回家》的主角是慕盛霆林温暖,作者花开十里在故事中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有感染力。故事递带来精彩章节:慕盛霆和林温暖在婚礼前夕分道扬镳,四年后再遇,慕盛霆看着林温暖身边的一双儿女笑开了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爹地快抱妈咪回家,慕盛霆林温暖章节列表,爹地快抱妈咪回家小说全集,慕盛霆林温暖精彩章节,《爹地快抱妈咪回家》的主角是慕盛霆林温暖,作者花开十里在故事中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有感染力。故事递带来精彩章节:慕盛霆和林温暖在婚礼前夕分道扬镳,四年后再遇,慕盛霆看着林温暖身边的一双儿女笑开了花…

免费阅读

  林温暖回到公司为她准备的公寓。

  进门踢掉高跟鞋,随手把包扔到沙发上,然后拖着疲惫难受的身体走进卧室,一头倒到床上。

  很快,她就睡着了。

  睡梦中,慕盛霆英俊的脸逐渐放大,他把她抱到沙发上,坏坏的挑起她的下巴。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边,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带着缱绻的温柔。

  “暖暖,做我的女人。”

  他是那样的热情,那样的迷恋又温柔。

  “暖暖,我爱你......”

  慕盛霆的声音深情宠溺,一遍遍响在林温暖耳边。

  眼前突然一黑,她从云端掉了下来。

  随即,恶魔般带着嘲笑鄙夷的声音穿破耳膜,直刺她的心脏。

  “林温暖,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落魄千金也妄想嫁进慕家?真是不识好歹!”

  轰隆一声,天边划过一道闪电,仿佛要把天空撕裂。

  林温暖被惊醒,枕头套.湿了一大片,浑身冷汗,脸色苍白。

  回想起刚才的梦,她蜷缩在被窝里,紧紧抱着自己,小声痛苦的呜咽起来。

  慕盛霆,又是慕盛霆。

  四年来,同样的梦她做了不知道多少回,每一次都在泪流满面中惊醒。

  窒息的感觉令她痛苦不堪,无尽的痛恨和悔意像烙铁一样深深刻进骨髓,如影随形。

  这大概就是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所要承受的沉重代价吧。

  林温暖擦掉眼泪,浑浑噩噩搂着被子坐起来,努力平复着情绪。

  她扭头看向窗外,见天色已黑,夜空中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没有温度,寂寞而清冷,就像她现在的心情。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来,打破了这寂寥凄凉的氛围。

  林温暖回过神,清了清嗓子,接起电话。

  “赵总,是我。”

  “今天见到慕总了吗?”赵峰开门见山。

  “见到了。”林温暖说道。

  赵峰眼神亮起来,急切的问道:“慕总说什么了?奥娜还有希望吗?”

  林温暖如鲠在喉,半天才艰难的说出一句话,“慕总还是很生气。”

  只听赵峰叹息一声,“哎,我就知道。”

  “赵总,对不起。”林温暖内心十分煎熬,自责内疚的抬不起头。

  赵峰除了叹气倒也没指责林温暖,但听得出他心情很烦躁。

  林温暖心知肚明,赵峰是看在Alan的份儿上才对她如此宽容,否则早炒她鱿鱼了。

  越是如此,她越是愧疚。

  “赵总,我会继续想办法,不会就这么半途而废,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林总监,尽力而为。实在不行,就当奥娜没这个福气,我认了。”赵峰说完挂断了电话。

  林温暖放下手机,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觉得肩上的担子和责任越沉重了。

  ......

  林温暖起床给自己做了一份简单营养的晚餐。

  吃完饭身上暖和了许多,又有了力气,心情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缓了一会儿,林温暖准备去浴室泡个热水澡出出汗,刚走到浴室门口,手机突然又响起来。

  这次不是来电铃声,而是邀请她视频聊天的提示声。

  林温暖停下脚步,扭头看向沙发,心里疑惑着,这个时间,会是谁邀请她视频聊天?

  仅仅几秒钟,她眼神突然明亮起来,眉眼处迅速染上一层温情的笑意,不由加快脚步朝客厅走去。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一一。

  林温暖想起跟女儿的约定,立刻拿起手机点了同意键。

  下一秒,手机屏幕里出现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林诺一眨着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粉嫩嫩的小嘴微微嘟着,不满的撒娇道:“妈咪,怎么这么久才接视频?”

  听到女儿软萌撒娇的声音,林温暖嘴角的笑容越发温柔,“不好意思宝贝,妈咪有事耽误了一下。”

  “什么事啊?”

  “妈咪准备洗澡。”

  林诺一抱着自己小小的身体,无奈的叹口气。

  “哦,好吧,看在妈咪这么美的份儿上,我就不计较了。但是,下不为例喔。”

  林温暖的心快被融化了,“好,下不为例。”

  林诺一开心的晃了晃身体,笑容格外甜美可人。

  隔着手机,林温暖特别想亲亲女儿肉嘟嘟的小脸。

  “一一,等妈咪把这边安顿好,就去伦敦接你和哥哥。”

  林诺一点点头,手舞足蹈笑的更开心了。

  “妈咪,那你可要快点来接我们喔,我和哥哥都很想你。”

  话音刚落,一个帅气的小男孩出现在屏幕里。

  同样粉雕玉琢,五官精致漂亮。

  他穿着整齐高档的英伦范儿小西装,十足的贵族气质。

  一双同样灵动的大眼睛,如黑宝石一般耀眼迷人,英俊帅气的样子简直跟慕盛霆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妈咪。”林皓轩嘴角勾起灿烂的笑容,“我和妹妹都很好,你放心。”

  林温暖看到帅气懂事的儿子,不免又动容了一番。

  老天待她不薄,在她最绝望难过的时候,毫不吝啬的赐给了她一对龙凤胎。

  两个宝贝无论颜值还是智商,都让她引以也傲。

  虽然恨慕盛霆,但她从没有后悔生下俩孩子。

  “宝贝,有你照顾妹妹,妈咪很放心。”

  “嗯。”林皓轩开心的点点头。

  忽然,他想到什么,原本天真无邪的脸慢慢变得冷漠,亮晶晶的眸底忽然闪过一道寒光。

  “对了,妈咪,你在桐城遇到慕盛霆了吗?他有没有欺负你?”

  “......”林温暖心口微微颤动。

  她没想到儿子会突然提起慕盛霆。

  跟其他孩子一样,皓轩和一一自从会说话起就时常问林温暖,他们的爸爸是谁,在哪里,为什么不跟他们在一起......

  此类问题,林温暖没有隐瞒或欺骗,而是选择用一种平和委婉的方式告诉他们。

  她不想让孩子胡思乱想,更不想让孩子自卑。

  林温暖短暂的沉默不语令林皓轩感到有些心慌。

  他抿了抿唇,小声试探道:“妈咪,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我问了不该问的,惹妈咪生气了?”

  林温暖的思绪被拉回,急忙掩住眼底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妈咪没有生气。”

  林皓轩总算松了口气,“妈咪不生气就好。”

  随即,他又马上恢复一本正经的模样,酷酷的说:“妈咪,如果慕盛霆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我现在虽然打不过他,但黑他公司后台,让他损失几个亿,还是没问题的。”

  林温暖闻言哭笑不得,心情莫名好起来。

  被儿子这么一说,她还真挺期待慕盛霆得知公司网络瘫痪,账户里的资金不翼而飞时会是一副什么表情,绝对够他喝一壶的。

  不过想归想,林温暖可不会真怂恿儿子去做那样的事。

  跟慕盛霆的爱恨情仇,是她和他两个人的事,她不想把孩子牵扯进去。

  林温暖跟俩孩子聊了很久,直到手机电量不足才依依不舍的挂断。

  远在伦敦的林诺一和林皓轩虽然也很不舍,可却没办法。

  “哥哥,我想妈咪,我想明天就去桐城。”林诺一说着从沙发上跳下来。

  林皓轩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老成持重的样子不像是三岁孩子。

  “一一,别淘气。”

  “我才没有淘气,我是认真的。”林诺一鼓起腮帮子,不服气的反驳道。

  “......”

  “哥哥,难道你不想妈咪吗?”

  “当然想了。”

  “那你还说我淘气?”

  林皓轩有些无语,但却舍不得责怪妹妹。

  他想了想,耐着性子说:“不是哥哥不同意,而是妈咪刚回桐城,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比如我们的落户问题,上学问题。我们这时候回去不仅帮不上忙,还得妈咪腾出时间照顾我们。一一,你忍心让妈咪那么累吗?”

  林诺一摇摇头,小声说:“不忍心。”

  林皓轩欣慰的笑了笑,起身走到妹妹身边,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所以我们再耐心等几天,妈咪刚才在视频里不是也说了么,事情处理完就来接咱们。”

  “可是,哥哥......”林诺一瘪瘪嘴,眼眶微红,有点委屈,“我还是很想妈咪,想让妈咪抱着睡觉觉。”

  看着林诺一马上要哭的样子,林皓轩心疼的不行。

  他是男孩子,性格脾气又早熟,考虑问题比较客观,可他却忽略了一一的性格。

  自从出生,一一就没有离开过妈咪,每晚都跟妈咪一起睡,突然跟妈咪分开,小丫头肯定不适应。

  林皓轩抿唇考虑了一下,很快想到一个办法。

  “一一,咱们再等妈咪一个星期。一周后,如果妈咪还不能来接咱们,到时候哥哥带你坐飞机去桐城,怎么样?”

  林诺一黑溜溜的眼珠转了一圈,歪着头认真想了想。

  “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骗我吧?”

  “不骗。”林皓轩保证道。

  林诺一吸吸鼻子,立马笑起来。

  她刚准备说话,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带着温柔的笑意。

  “一一,皓轩,你们俩在聊什么?”

  林诺一和林皓轩同时回头,在看到霍启东时,俩人礼貌的喊道:“霍叔叔。”

  霍启东身穿优雅的白色西装,五官轮廓深邃立体,又有几分东方人特有的沉敛,自然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后,像从电影里走出来的王子。

  保姆急忙走上前,接过霍启东脱下的外套,恭敬的喊了一声:“霍先生。”

  “嗯。”霍启东微微点头。

  保姆安静的退下。

  这套公寓虽然是林温暖掏钱租的,但保姆是从霍家派出来的。

  因此保姆对霍启东格外尊敬,不敢有半分怠慢和忤逆。

  林诺一笑嘻嘻的朝霍启东跑去,快到跟前时,霍启东展开双臂把她高高的抱了起来。

  “一一,跟霍叔叔说说,最近乖不乖啊?”

  “乖的不得了呢。”

  霍启东温柔宠溺的蹭了蹭她的鼻尖,“真的?”

  “真的,不信霍叔叔问我哥哥。”林诺一说完指了指林皓轩。

  霍启东爽朗的笑出声,“既然一一都这么说了,那一定就是真的,霍叔叔相信你。”

  当天下午,霍启东留在公寓里陪林诺一和林皓轩玩,直到晚饭前接到秘书打来的电话,他才起身离开。

  临走前,他特意嘱咐林皓轩,“听霍叔叔的话,千万不要独自一人带一一坐飞机去桐城,太危险了。被你妈咪知道,她会担心的。”

  林皓轩抿了抿唇,有些犹豫,“霍叔叔,你说的道理我明白,可我妹妹她......”

  霍启东打断林皓轩,动作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

  “如果你俩非要一周以后出发去桐城,霍叔叔到时候亲自送你们去。”

  林皓轩:“......”

  林诺一:“......”

  (两国之间的时差,整整8个小时。桐城是晚上,伦敦是中午。)

  ......

  桐城

  赵峰得知林温暖感冒后,批了她三天假,让她在家好好休息。

  林温暖没有逞强,手机一关,乖乖在家躺了三天,没有跟任何人联系,也没有出门。

  第四天早上。

  林温暖感觉身体没有任何难受的地方,完全可以去上班。

  她起床后快速冲了个澡,接着化妆,然后打开电视机,随便按了个台,边听声音边去厨房做早餐。

  早饭做到一半,林温暖忽然从电视里听到李舒雅的名字。

  她停下手里的动作,在一股无形力量的牵引下走出厨房,站在了电视机前面。

  没错,是李舒雅。

  姑姑林凤珍的女儿,她的表姐,李舒雅。

  屏幕里,李舒雅身穿华丽复古的白色礼服,妆容精致漂亮,气质脱尘,高贵的像一只美丽的白天鹅。

  她刚从国外参加比赛回来,斩获了芭蕾舞含金量最高的奖杯,荣耀风光无限,是桐城人民口中当之无愧的女神。

  各大媒体报社的记者和粉丝把贵宾出口堵的水泄不通,争先恐后只为一睹女神风采,顺便再采访点带料的新闻。

  “李小姐,决赛当天,慕总专门从桐城赶往巴黎为你撑场子,还一掷千金拍下一条钻石项链作为庆贺礼物,请问这是不是代表二位好事将近?”

  “听闻那条项链是英皇室一位女王生前最爱,奢华绝伦,人间瑰宝。不知今天可否能沾李小姐的光,一饱眼福呢?”

  无论记者问什么,李舒雅始终保持着优雅高贵的姿态,偶尔盈盈一笑,透着不言而喻的甜蜜满足。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是个正处在热恋中的幸福女人。

  尤其当记者提到钻石项链时,她更是得意高兴的恨不得马上把项链从箱子里拿出来,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展示上三天三夜。

  但理智告诉她不能那样做,否则慕盛霆会觉得她太过张扬,而太过张扬的女人是嫁不进慕家的。

  李舒雅收回思绪,对记者淡淡一笑,“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同时也很抱歉,没法在这里展示项链。因为是男朋友送的,我私心只想一个人看,希望大家理解。”

  李舒雅一番话不仅没让记者和粉丝生气,反而令他们更加兴奋,好像实锤到了什么重大新闻。

  人群中顿时响起起哄声,羡慕声,还有祝福声。此起彼伏,一波接一波。

  李舒雅非常满意这个效果,对着摄像机别有深意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各位,我刚下飞机,需要倒时差,需要休息,没办法回答太多问题,有什么想问的都留在后天的庆功宴上再问吧。”

  说完,李舒雅在助理和保镖的护送下,高调离开机场。

  看着电视屏幕里那抹熟悉又陌生的背影,林温暖心情酸涩复杂,一股郁气堵在喉咙。

  李舒雅和慕盛霆。

  一个是她表姐,一个是她前男友。

  她曾付出真心相待的两个人,在她人生最低谷时狼狈为奸,双双背叛了她。

  前尘往事清晰的浮现在脑海,林温暖缓缓闭上眼睛,垂在身侧的手越收越紧,指尖扎进掌心,她却麻木的感觉不到痛。

  ......

  因为堵车,林温暖迟到了。

  但她是奥娜特聘的首席设计师,身份在那摆着,公司里没人敢说什么,人事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林总监,早。”

  “早。”林温暖身穿时尚职业套装,修身设计勾勒出身体的优雅曲线,知性不失女人味,特显气质。

  她从容的走进办公室,看不出任何情绪。

  随后助理小陈拿着文件夹推门走了进去。

  林温暖看着在阅览文件,心里其实却想着另一件事,眉心间划过淡淡的愁绪。

  片刻过后,她还是没法集中注意力,索性把文件夹合起来推到一边。

  “小陈,这两天有没有慕氏集团的消息?”

  奥娜跟慕氏集团合作的事一天不解决,她就一天安心不下来。

  “没有。”小陈遗憾的摇了摇头,“听说,伊秘书都不接赵总电话了。而且赵总他......”

  小陈欲言又止。

  林温暖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急忙问:“赵总怎么了?”

  小陈不敢隐瞒,如实说道:“我听韩秘书说,赵总被总部领导严狠狠批评了一顿。”

  “......”

  “总部放话了,如果奥娜拿不到跟慕氏集团合作的合同,就要开除赵总。”

  林温暖听了心里特别不是滋味,郁闷的撑着额头,愧疚的说:“都怪我,是我连累了赵总。”

  小陈稍微犹豫了一下才凑到林温暖耳边,小声说道:“总监,赵总自始至终没向总部说一句你的不是,很明显,赵总在保你。”

  这句话一下戳到了林温暖心上,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愧疚,她眼眶酸胀,心口压抑的难受。

  林温暖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双手环胸,眼神忧郁的眺望远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小陈心里其实也不好受,但她保持着成年人该有的理智和客观,没有过分悲观。

  她安慰林温暖:“总监,你先别太自责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只要慕氏集团没签其他公司,我们公司就还有机会。”

  林温暖揉了揉眉心,情绪复杂。

  慕盛霆的决绝和冷酷,她已经亲自体验过,跟以前一样,但凡他做的决定,很难再改变。

  “你说的对,只要慕氏集团没签其他公司,奥娜就有希望。可是,小陈,你知道吗,我们所期盼的希望,渺茫的几乎看不到。”

  小陈沉思十几秒后冷静理智的建议道:“总监,如果慕氏集团铁了心不跟奥娜合作,那咱们就找其他公司合作。这样起码能把损失降低一些,赵总跟总部交代时也有些底气。你说呢?”

  林温暖眸底忽然闪过一丝光亮,她觉得小陈说的很有道理。

  桐城的大公司并非只有慕氏集团,可以做甲方的也并非他一家。

  能跟慕氏集团合作固然是好事,奥娜必定万分珍惜。

  可如果合作不成,奥娜就应该快速转移目标,寻求跟其他公司合作,将公司损失降到最低,而不是在一棵树上吊死。

  林温暖转过身,赞赏的目光投在小陈身上,冲她会心一笑。

  “小陈,你说的对,我们应该行动起来,而不是被动的等待宣判。你现在去准备资料,比上次的全面些,下午我再去一趟慕氏集团。”

  为了奥娜,为了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她的赵总,林温暖自愿再去求慕盛霆一次。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

  下午两点整。

  林温暖出现在慕氏集团一楼大厅。

  她这次没去前台询问预约,而是直接给陆风打电话。

  交谈中,得知慕盛霆此刻就在办公室,而且下午没有会议,也没其他商务活动安排。

  “陆风,我现在在一楼大厅,麻烦你向慕总通报一声,我找他有急事。”

  “行。”陆风爽快的答应了。

  “谢谢。”

  等待的过程是煎熬的,林温暖忐忑不安的在过道上来回踱步。

  慕盛霆会同意见她吗?

  见了面,他会听取她的意见改变之前的决定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林温暖越等越焦虑,走也不是,催也不是。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再给陆风打个电话时,陆风的电话先打了过来。

  林温暖马上接起,“陆风,怎么样?”

  陆风客气的说:“林小姐,慕总让你上来,我已经安排人下去接你了,你稍等一下。”

  林温暖吊在嗓子眼的那口气总算得以缓解。

  “谢谢你,陆风。”

  五分钟后,林温暖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乘坐电梯到达慕氏集团最高层。

  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时,工作人员对林温暖做了个请的动作,然后便离开。

  林温暖深呼吸,调整好状态,大大方方的抬手敲门。

  “进!”低沉冷冽的声音透过门板传出来,即便只有一个字,也充满着压迫性十足的强大气场。

标 签爹地快抱妈咪回家 慕盛霆林温暖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