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战少萌妻从天降(战驰林棠晚)小说_战少萌妻从天降战驰林棠晚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56 ℃
战少萌妻从天降(战驰林棠晚)小说_战少萌妻从天降战驰林棠晚

战少萌妻从天降

战驰林棠晚 著

连载中免费

战少萌妻从天降,战驰林棠晚全文免费阅读,战少萌妻从天降小说完整版,战驰林棠晚精彩章节,《战少萌妻从天降》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由超人气作者雪棠儿力作,故事递带来战驰林棠晚小说主要情节预览:战驰向来不近女色,却对那晚摔在他车上的林棠晚起了兴趣,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战驰算是知道了滋味。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战少萌妻从天降,战驰林棠晚全文免费阅读,战少萌妻从天降小说完整版,战驰林棠晚精彩章节,《战少萌妻从天降》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由超人气作者雪棠儿力作,故事递带来战驰林棠晚小说主要情节预览:战驰向来不近女色,却对那晚摔在他车上的林棠晚起了兴趣,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战驰算是知道了滋味。

免费阅读

  没想到柜子里竟然还有一次性睡袍。

  看样子他家也许经常来客人,所以才能准备的这么全面。

  她换上浴袍,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天花板,心慢慢静了下来。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那是一种很与众不同的味道。

  她之前站在房子门口的时候,就觉得这房子里有些古怪,但却又不是那种闹鬼,反而处处透露着神秘。

  算了不管了,反正只要不会伤害到她,其他的事情她也不想理会,反正这里又不是她家。

  空气之中弥漫的香气让人莫名的心安,没过多久,林棠晚就沉沉的睡着了。

  这一晚上她睡得特别沉,也不知道是因为太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还是因为大病初愈,身体还虚的很。

  第二天一大早,陆星宸就来敲门。

  “叮咚叮咚~”

  战驰一向习惯早起,每天早上醒过来,他都会做运动健身。

  此时正在打壁球,听见门铃声才停下来。

  一只黄色的地球从墙壁上弹了过来,战驰随手一抓便将地球握在了手心里。

  他身上穿了一套黑色的短袖运动衫,此时早已汗流浃背。

  黑色的运动衫紧紧的贴在身上,无论是健硕的胸肌还是结实的八块腹肌轮廓都清晰可见。

  他拿着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将球拍放在了一边,从地球室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打开门,看见陆星宸手里拿着大包小包的走了进来。

  陆星宸知道战驰家监控器后台的密码,他昨天晚上一直在盯着监控器看,发现林棠晚走进去之后就没有再走出来过。

  原本他还以为战驰肯定会将这女人扫地出门,以他那个古里古怪的性格和脾气,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是个被人追杀,无处可去的女人就怜香惜玉,手下留情。

  昨天在车上没有把她赶下来就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能让她在房子里留宿一晚那更是没人能相信的事情,今天他一定要把这个女人带到朋友圈里让人见见,这个游戏看着越发的有趣。

  战驰现在看见陆星宸就心烦,他自己在大街上捡来的女人,干嘛要丢到他家来?整天就知道给他惹麻烦......

  “你来做什么?”

  陆星宸谄媚的笑了笑,“我来当然不是看你了,我来见见小美女,她人呢?”

  战驰恨不得陆星宸赶紧把林棠晚给带走,指了指客房的第一间房,“在客房里,应该还没有起床。”

  陆星宸不禁咂舌,“啧啧啧,你还真不是个男人,主动送上门的女人不是应该睡在你的卧室里吗?你怎么能让一个小美女睡在客房里呢?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战驰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又不是你,做不出来那么禽、兽的事情,今天如果你不把人带走,我就把她丢出去。”

  这样才像是战驰的作风,陆星宸确定站直还是那个战驰丝毫没变过。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人家一个女孩子孤苦伶仃的,又无父无母,身上没有一毛钱,你准备让她流落街头吗?好歹也要等她安排好住处,找到工作以后,再让人家离开啊!”

  “她的死活跟我没有关系,人是你带来的,要管你去管。”

  丢下这句话,战驰就上楼去洗澡换衣服了。

  陆星宸走到客房的门口,抬起手敲了敲门。

  “咚咚咚......”

  林棠晚还在睡梦当中,隐约听见有敲门声,抬了抬眼皮,可是觉得眼皮好重,又合上了。

  可是敲门声并没有停止,她努力的清醒了一下,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有点陌生。

  她在猛然间想起,这里是战驰家。

  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下床去开门。

  开门的一瞬间,吃惊的发现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陆星宸。

  “陆少?”

  陆星宸上下打量了一番林棠晚,果然洗完澡打理了一下自己,看着顺眼多了。

  这丫头的姿色不错,皮肤也很好,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曲线玲珑有致,看的人热血喷张。

  不过这丫头是给战驰准备的,还是不要夺人所好。

  “干嘛用这么意外的眼神看着我,难道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吗?”

  林棠晚才刚醒过来,大脑还没那么容易运转,她反应过来,立刻尴尬地笑了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是来找我的吗?”

  “当然,我方便进去吗?”

  林棠晚点了点头,“方便,你进来吧!”

  陆星宸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放在了床上,“这里面是我给你准备的衣服鞋子和包包,去洗漱把衣服换上吧,如果不合适,我再找人给你换。”

  林棠晚没想到陆星宸竟然想得这么周到,一时之间竟让她觉得有点感动。

  她打开袋子看了看里面的衣服,随手抓到了衣服上的价签。

  当看见上面的数字时,林棠晚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十......十万?这衣服是不是有点太贵了?”

  虽然林棠晚在林家的时候,穿的也是名牌,但是顶多就是几千块的衣服,哪里穿过这样的限量版?

  陆星宸不知道林棠晚以前是什么样的身份,反正在上流社会是没见过她,只当她是普通家庭出来的孩子,没见过这么贵的衣服也很正常。

  “也还好吧,这种价位的衣服对我们来说都是正常价位,还不算太贵,你放心吧,我之前答应你的10万块钱一会儿就转给你,哦,对了,我忘了你没有手机,那我给你一张卡好了,衣服是我额外奖励给你的,昨天晚上你做的很好,能留下来就是好的开始,至于那一百万能不能赚到就靠你自己了。”

  林棠晚点了点头,她答应陆星宸的条件不仅仅是因为他会给她100万,更是因为只有战驰才能为她复仇,所以她必须成为战驰的妻子。

  “我知道了,那我先去换衣服。”

  林棠晚拿着衣服走进了卫生间,她吃惊的发现陆星宸竟然连里面的衣服都帮她准备好了。

  从小到大还第一次遇到有男人帮她准备这么私密的东西,重点是尺码跟她的尺码一模一样......

  林棠晚也没想那么多,脱掉身上的睡袍,换上了新衣服。

  这是一件浅粉色的纱裙,搭配一双同色系的高跟鞋。

  穿上之后粉粉嫩嫩的,到时跟她以前的风格不太一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

  她的皮肤白皙,很适合穿这种粉嫩颜色的衣服,让她的皮肤显得更加晶莹剔透。

  睡了一晚上,精气恢复的差不多了,脸色也不如昨天那样惨白,看着红润了不少。

  她随意地将及腰的长发扎了个马尾在脑后,露出了白皙的脖颈。

  看着自己这样的打扮,虽然有些不习惯,不过比穿病号服好看多了,怎么说这套衣服也要十万块,看在之前的份上,哪怕不喜欢这种粉嫩的穿着,也要逼着自己喜欢。

  既然陆星宸给她买的衣服,那么或许是因为战驰喜欢这种风格。

  她深吸了一口气,确认穿戴完整,便拉开了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空无一人,看样子陆星宸已经出去了。

  客厅里隐约传来了一些说话的声音,看样子陆星宸和战驰正在客厅里聊天。

  听见高跟鞋的声音,陆星宸和战驰一同向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战驰的眼底立刻闪过了一丝惊艳。

  陆星宸都看傻眼了,完全没有想到这小丫头打扮起来竟然这么好看。

  如果在化个妆,岂不是美得不可方物?

  被他们两个这样盯着,林棠晚感觉有点不太自然,“我是不是穿成这个样子很奇怪?”

  她就知道自己不适合这种粉嫩的打扮,根本不符合她的个性嘛......

  陆星宸很满意自己的作品,立刻站起身走了过去,“怎么会?你打扮成这样,非常好看。”

  “是吧?二哥!”陆星宸回头看了一眼战驰,希望能得到他的认同。

  虽然战驰表面看上去挺淡定的,依旧神色冷清,但是陆星宸已经看出来他眼底那一丁点的变化。

  他就知道这个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对于战驰来说非同一般。

  战驰没有应声,而是将视线从林棠晚身上移开。

  陆星宸看着战驰的眼神带着意味深长,随后问林棠晚,“小美女,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林棠晚也知道不可能一直这样住在战驰这里,就算她愿意,以战驰的脾气也肯定会让她离开的,所以她必须想办法留在战驰身边。

  不为那一百万,也为了她父母的仇恨,她必须成为战驰的妻子。

  林棠晚这个时候只能卖惨,“我......我想找工作养活自己,你们都帮了我这么多了,我也不好意思一直麻烦你们,但是我没有学历,也没有工作经验,而且我身份证也不敢用,如果被我家里的那些亲戚找到我,我一定会死掉的,就是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不用身份证,也能找工作的......”

  陆星宸完全不在乎什么身份证,反正他要的就是林棠晚完成任务,至于其他的,他都能解决。

  “这好办啊,工作我们可以给你安排,不过你会什么?当个文员什么的,应该可以吧?”

  林棠晚突然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战驰问道:“你们却保镖吗?我可以当保镖啊!”

  “保镖?”陆星宸和战驰对视了一眼。

  战驰也有点意外她会这么说。

  陆星宸反应了两秒,突然开始捧腹大笑,“哈哈哈......林妹妹,你可别逗了,你看着弱不禁风的,还给我们这种大老爷们儿当保镖?说出去,我们会被人笑死的,哈哈哈......”

  林棠晚撅起了粉嫩的小嘴,有点急了,“你别瞧不起女孩子好不好?女孩子也可以有好身手的!”

  “好身手?就怕你连我都打不过吧?要不你来打我试试?”

  林棠晚可不敢真的跟他打,万一打成残疾,她可不负责,“你......你别不信呀,不信我证明给你们看!”

  说完,林棠晚对着旁边的墙壁就打了一掌。

  整个房子“轰”的一声,晃了晃,跟地震一样,就连桌子上的杯子都掉到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之前原本好好的墙壁,砖头碎裂倒塌,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掌印一样的空洞。

  陆星宸刚才的笑容完全僵在了脸上,眼神里满是难以置信,“我天,我是不是做梦呀?是在拍武打片吗?”

  林棠晚拍了拍手上的浮灰,得意的看着他们两个,“现在你们总该相信了吧?”

  战驰看着她的眼神讳莫如深,想不到她竟然会有这样的好身手。

  林棠晚走到了战驰的身边,看着战驰像是邀功一样的表情问道:“我现在应该可以做你的保镖了吧?”

  战驰神色淡漠的扫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墙壁上的那个洞和散落一地的砖头碎片,“你差点把我的房子拆了,还想让我给你找工作?是不是有点太异想天开了?”

  林棠晚的嘴角抽了抽,刚才只想着证明自己的实力,生怕战驰会把她赶走,完全忘记了这里是他家,而且还是比黄金还贵的高级别墅区啊......

  如果他要跟她算账,从陆星宸那里拿的十万块也不知道够不够赔的......

  “那个......我......”林棠晚也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急的直抓头发,“我也不是故意的,正好我可用打工赔你钱,我不要工资,只要你给我找个地方住,供我吃饭就行,我没别的要求了。”

  陆星宸眼中满是惊恐,看着掉了一地的长发,脸上的五官几乎都拧到了一起,好像都在替林棠晚觉得疼,“我说大妹子,咱有事慢慢说,别着急,你这样自残不疼吗?”

  林棠晚愣了一下,“自残?”

  陆星宸指了指地上。

  林棠晚低头看了一眼,原本白色的地砖上竟然满是她的长发,立刻尴尬的笑了笑,蹲**子将头发捡了起来,“那个......我可能是在医院昏迷太久了,所以有点营养不良,所以才会掉头发的。”

  她光顾着捡地上的头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光了。

  她身上穿的这件连衣裙虽然不是低领,但是由于她这两年消瘦了太多,即便穿小码的衣服也会有点太松了。

  虽然瘦了不少,但是身材依旧很好。

  陆星宸眼珠子都要贴上去了,“哇,还挺有料的。”

  战驰的俊脸微红,轻咳一声。

  视线从林棠晚的身上移开,一抬头就发现战驰正色眯眯的盯着林棠晚看。

  换做是平时,他可能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一直都是这副德行。

  但是今天,却莫名其妙的让战驰觉得不舒服。

  他对还毫无察觉的林棠晚说道:“行了,不用你收拾,我答应让你做我的保镖。”

  一听这话,林棠晚立刻乐开了花。

  虽然离她最终的目标还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最起码可以光明正大的留在他身边了。

  林棠晚立刻兴奋的跑到了战驰的身边,激动的拉着他的衣袖,语气之中难掩兴奋之情,“真的吗?我真的可以留下来吗?”

  战驰冰冷的眸子落向了林棠晚拉着他衣袖的手,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想要将衣袖从她的手心里抽离出来。

  无奈这丫头抓的太紧了,怎么都抽不出来,最终无奈放弃了。

  战驰冰冷的眸子仿佛冬天深夜里的海水一样冰冷的深不见底,却又总是让人不自觉的坠落其中。

  他抬起眼眸看向林棠晚,声音不带一丝情绪,冰冷无情,“我只是同意你做我的保镖,并没有同意你留下来。”

  听完他的话,林棠晚突然觉得头顶上有一盆水浇了下来,立刻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那我住哪里?你该不会真的让我睡大街吧?”

  陆星宸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你可以住我那儿,他不要你,我要啊!身边多个美女,朝夕相对,我巴不得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战驰的神色。

  刚才看见他们两个的互动,就知道战驰对于林棠晚还是很与众不同的。

  换做是别的女人拽着他的衣服,他可绝对不会这么客气的放弃挣扎,肯定会狠狠的甩开那个女人。

  所以他才会特意把话说的重了一些。

  果不其然,战驰立刻开口说道:“公司可以提供宿舍,食宿免费,不过你想要住他那里被人占便宜,我也是不会介意的。”

  林棠晚知道不可能一步就达成目标,也不能太激进,温饱才是现在要解决的问题。

  “住宿舍可以的,只要不是流落街头就可以。”

  说完,林棠晚便松开了战驰的衣袖,对他来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战少,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能随时都会流落街头的,我现在什么都不求,就只求吃饱饭,有地方住就很心满意足了。”

  她就这么站在他的面前,从他的角度看过去,美好的风景一览无余。

  视线像是胶着一样黏在她的身上。

  陆星宸一直默默的观察着战驰的表情,他的俊脸微微泛红。

  表面装的一本正经,实际上还不是一样是个男人?

  该有的色心不都有吗?

  “啧啧啧,战驰啊战驰,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战驰立刻尴尬的将视线移开,表面却依旧淡定自如,“别把我想的跟你一样龌龊,我跟你不一样。”

  陆星宸也不在意战驰会怎么评价他,“你跟我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一样是男人?难道我有的东西你没有吗?”

  林棠晚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什么。

  “战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战驰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差不多也该去上班了。

  他站起身,转身要往外走,“走吧!”

  林棠晚一脸茫然,“啊?去哪里?”

  陆星宸也真服了这妹子的反应速度了,只好走过去推了她一把,“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去上班了。”

  林棠晚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可以上班了,还以为要先去公司报道,办理一个什么入职手续之类的呢,果然跟着老板就是不一样。

  林棠晚生怕失去了这次机会,立刻大步跟了过去。

  这是她人生中第一份工作,对于职场还是很陌生的,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做好这份工作。

  生怕一个不留神就做错事情了,就会被战驰嫌弃。

  现在不仅仅是跟陆星宸的赌约,更是为了她自己,可能他已经不记得他们两个曾经有过婚约的事情了吧?

  战驰走到悍马驾驶车门旁,刚要伸手拉车门,林棠晚立刻眼疾手快的把车门拉开,“让我来,我来开车门!”

  战驰回头看了她一眼,可能是有点不太习惯有个女人在身边为他服务。

  在公司,无论是秘书还是特助,都是男的,平时根本没有给女人近身的机会,也早就习惯了身边就只有男人的生活,突然出现了一个年轻女人在身边,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

  战驰将视线从林棠晚的身上收回来,上了驾驶位。

  林棠晚想了想,让老板开车好像不太好,可是她没有驾照啊,也没有其他办法。

  她觉得副驾驶这个位子应该是留给比较亲密人坐的,于是自己打开后车门,坐到了后车座。

  战驰回头看了她一眼,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个女人有点古灵精怪的,完全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他也懒得理她,便发动引擎。

  黑色的悍马缓缓开出了别墅大门。

  陆星宸站在庭院里,看着悍马的车尾,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这个女人果然有点与众不同,他们身边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有趣的女人,看样子会让战驰有点应付不来,未来的日子看样子有好戏看了。

  悍马的车速很快,车内的两人静谧无声。

  林棠晚在战驰的身边总是觉得有点窒息,大气都不敢喘,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场实在太冷了,让人不寒而栗,哪怕一句话不说,也让人全身不自在。

标 签战少萌妻从天降 战驰林棠晚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