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沈长歌宗政越小说_亿万闪婚神秘老公超厉害沈长歌宗政越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11 ℃
沈长歌宗政越小说_亿万闪婚神秘老公超厉害沈长歌宗政越

亿万闪婚神秘老公超厉害

沈长歌宗政越 著

连载中免费

亿万闪婚神秘老公超厉害,沈长歌宗政越小说免费阅读,亿万闪婚神秘老公超厉害章节列表,沈长歌宗政越全文无删减,主角是沈长歌宗政越的小说真实可信,生动有趣。《亿万闪婚神秘老公超厉害》是作者许微笑创作的,故事递为您提供最新章节:沈长歌的婚礼上,新郎当众悔婚,沈长歌立马换了个新郎,可没想到新婚丈夫宗政越,竟然是某集团大总裁。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亿万闪婚神秘老公超厉害,沈长歌宗政越小说免费阅读,亿万闪婚神秘老公超厉害章节列表,沈长歌宗政越全文无删减,主角是沈长歌宗政越的小说真实可信,生动有趣。《亿万闪婚神秘老公超厉害》是作者许微笑创作的,故事递为您提供最新章节:沈长歌的婚礼上,新郎当众悔婚,沈长歌立马换了个新郎,可没想到新婚丈夫宗政越,竟然是某集团大总裁。

免费阅读

  得知小歌被欺负,她去找渣前夫林文康让他管管他女儿,林文康那渣男却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坐视不管!

  如今,江月瑶又破坏了她女儿的感情。

  这一刻,沈华芳对整个江家人都恨之入骨了。

  见母亲沉默,沈长歌反过来安慰她母亲:“妈,我没事。早点看清顾羡是个垃圾,早点把垃圾丢回垃圾堆挺好的。”

  沈华芳知道父母的婚姻,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到儿女的择偶观。

  她开导女儿说:“小歌,妈跟你说,这个世界上好男人多大是。别觉得妈这么多年不结婚,是不相信男人了,妈是怕再婚会让你和哥哥受一点儿委屈,再加上没遇到很合适的人,才单着的。你也别因为顾羡这个渣男,就不相信爱情、不相信男人了......”

  说着说着,她略一停顿,话题一转:“你看,今天帮你解围的那个男人,就是个极好的。”

  沈长歌:“!!!”

  她母亲说那男人极好?

  那是一颗白切黑的芝麻馅儿汤圆!

  不仅极腹黑,还极霸道!还擅长伪装,明明是大灰狼,却装成小白兔。

  又想到闪婚没闪离成,还引狼入室,以后还可能不幸地被啃得骨头都不剩,沈长歌就忍不住脑壳疼。

  她就不该跟顾羡争那口气。若不争那口气,她就不会把自己也坑进去了。

  “诶?小歌你好好谢过人家没有?那位先生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也得请对方吃个饭,或者送份礼物给人家。”

  沈华芳是很喜欢那个帮女儿解围的男人的。

  不过她也很有自知之明,她的女儿是很优秀,但那个男人一看便知绝非池中之物,虽不知其身份,可也清楚不是他们这种普通人家能够配得上的。

  沈长歌的语气略有气无力:“谢了,送的是一份大礼。”

  她腹诽:以身相许,这份谢礼够大吧。[微笑脸]想到这事,她顿时有些心梗,心情更差了。

  沈长歌的语气有明显变化,不过沈华芳并没有往别处想,只以为女儿还在因今天婚礼突变一事而心情不好。

  她又说了好些安慰女儿的话,最后还让女儿有时间回家吃个饭,住几天什么的。

  结束通话前,沈长歌郑重叮嘱她母亲,如果有人问起她婚礼的事,忽悠过去就行,不要多提半句关于她跟宗政越的事,以免被人拿来大做文章。

  沈华芳想到顾羡劈腿的人是江月瑶,而江月瑶以前总千方百计地欺负女儿;现在听到女儿这番叮嘱,她当即会意。

  和母亲通完电话,沈长歌继续靠躺在办公椅上思考人生。

  因为婚礼突变的事,沈长歌陆续接到一些亲戚关心的电话,也有打听宗政越的,都被她忽悠过去了。

  VX和企鹅号上也都收到朋友们询问的消息。

  沈长歌心里提防着江月瑶,怕有人来套她话,面对朋友的询问和关心也口风很紧,表示现在很伤心,不要再提到顾羡,让她缓缓。

  忙着回应各方的“问候”,就忘了时间。

  听到敲门声响,沈长歌回过神起身去开门。

  看着站在门口的高大男人,她问:“怎么了?”

  “吃饭。”男人惜字如金。

  沈长歌微微一愣,转头去看了眼墙上的欧式挂钟,发现竟然快晚上八点了。

  她走回到办公桌前收拾一下,电脑设置成休眠,才离开书房去饭厅。

  餐桌上摆着三菜一汤,都是家常菜,分量都不算多。

  不过这些装菜的盘子,她看着有些眼生?不过家里盘子和碗挺多的,每次逛超市,看到好看的就买了,真正用到的次数却并不多。

  沈长歌轻挑了下眉头,她以为这个高贵优雅如帝王的男人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没想到竟然会下厨做饭,还做得有模有样,色香味俱全。

  当即,沈长歌不那么排斥跟这个男人闪婚了。

  她平时很少动手做饭,每次想做饭都会为吃什么而纠结很久,大部分是点外卖,或者出去吃。

  这个男人会做饭!

  以后她就不用吃外卖,不用因为要吃什么而纠结了!

  就当是请了个包吃住的厨子,分房睡那种。

  心态摆正后,沈长歌也没那么抗拒这个男人了。

  “宗政先生,有些事我想先跟你约定好。”

  坐在她对面的清贵男人,从容地摘下夹在高挺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避免吃饭时镜片染了雾气。

  清冽深邃眼眸望向沈长歌。

  对上男人的深咖色眼睛,沈长歌有那么一瞬猛地心惊肉跳,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果然如她所料,这副金丝眼镜是男人的伪装;他摘下眼镜后,显露的深邃眼眸充满了侵略性。

  “嗯?”他的嗓音低沉冷冽,非常好听。

  沈长歌避开他的视线,暗暗深呼吸了几回,在心里组织好语言才开口:“是这样的,虽说我们已经结婚,可我跟你也是今天才认识,我没办法跟一个才认识一天的男人同床共枕,你先去客房睡一段时间,等我们都了解彼此,再、再同房。”

  心忖:同房是不可能同房的!

  男人没有正面回答,问她:“还有别的要求吗?”

  沈长歌却以为他是答应了。

  “还有的,以后的伙食费由我出,你负责做饭就行,至于其他家务就都由我承包了。”

  看似沈长歌吃亏,实际她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还有?”男人又问。

  “我想隐婚一段时间,等时机成熟再公开,若有人问起我们结婚的事,也请你否认。”

  “隐婚?”

  “嗯,以后我会找个合适的机会公开的。”沈长歌再次给他画大饼。

  宗政越敛下深沉莫测的眼眸,并未追究沈长歌想隐婚的原因或理由。

  他答应道:“可以。”

  这些要求,似乎显得自己有些占他便宜?沈长歌想了想又安慰他说:“其实隐婚对宗政先生还是有好处的,我们闪婚闪得太草率了,以后如果宗政先生遇到喜欢的女孩子,可以向我提出离婚,我绝对不会阻拦。”

  “沈小姐,我告诉过你,我家是不许离婚的,只有丧偶,你若想让我找第二春,我只有丧偶了,嗯?”男人的唇角微勾,语气清冷优雅,刻意咬重“丧偶”这两个字。

  他丧、丧偶?那岂不是要把她弄死!沈长歌看着他严肃的神情,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离婚的事,当当当我没说,隐婚,就先隐婚。”她干笑着改口。

  “嗯。”宗政越对她的反应还算满意。

  吃完了饭,沈长歌主动收拾餐桌,把碗筷拿进厨房,放洗碗机里洗。

  将厨房收拾干净,出来看到宗政越坐在沙发上,之前因吃饭而取下的金丝眼镜,已经戴回去了。

  “对了宗政先生,我带你去看看你以后住的房间。”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回头看她一眼,却没有站起身。

  “我告诉你以后住的房间。”沈长歌耐着性子再次说道。

  “嗯。”他依然没有动。

  沈长歌:“......”

  深吸一口气,她独自走去指着主、客卧给他说了一遍,至于书房,这男人已经知道了。

  她的房子是三室两厅格局,其中一个房间改造成书房,她睡的主卧,客房空着。

  把客房收拾了一番,换上干净的床上四件套。

  忙完已是半个小时后。

  回到客厅,沈长歌说:“客房是没有浴室的,宗政先生平时洗漱之类,就到公共洗手间,洗漱类用品也放到洗手间里了。我要去书房忙会儿,你有什么不懂的就来书房问我。”

  跟宗政越说完话,不等他回应,她就闷头钻进书房去了。

  倍速看了部喜剧电影,心情放松了不少,然后打开大神码字就是干。

  一口气写了六千字,提醒她该休息的闹钟响了。

  沈长歌关好电脑就离开书房,准备回房洗澡睡觉。

  推开房门,看到一个男人靠躺在自己的床上。

  “!!!”沈长歌差点放声尖叫:“宗政先生,这是我的房间!”

  如果她没看错,那个男人身上穿的灰白色中性款式睡袍还是自己的!!!

  沈长歌的视线一落在宗政越的身上——他擅自穿她的睡袍就不计较了,但是他、他他能不能把睡袍穿好!睡袍带子系得松松垮垮的,袒露着一片胸膛,锁骨性感,这这成何体统!

  典型口嫌体正直的沈长歌,一边在心里骂着:他怎么能在异性面前这般衣冠不整,太不矜持、太伤风败俗了!

  眼睛却一眨不眨,直盯着宗政越的胸膛看!

  “我们是夫妻,你的房间便是我的房间。”她盯着自己的目光太过于强烈,宗政越却假装感觉不到,不着痕迹动了下,身上的睡袍又滑落两寸。

  “咳咳咳!”沈长歌被口水猛地呛到,她红着脸说:“吃饭时,我们说好了,你去客房睡一段时间!等我们熟了再同房。”

  “我答应了么?”

  沈长歌:“......”

  她仔细回忆了下,这个男人似乎没有回应她当时提出的要求。

  宗政越又说:“哪有新婚夫妻,新婚夜就分房睡的。”

  “我去洗澡了,宗政先生,我不希望等我从浴室出来,看到你还在我的房间里;还有,请你把你身上的睡袍脱下来,那是我的。”

  沈长歌很没底气地丢下一句话,就落荒而逃进了浴室。

  靠躺在浴缸里边泡澡边刷着微博,屏幕突然跳出颜宝儿发来的微信消息提示,沈长歌随手点开。

  颜宝儿:[图片.jpg]x2颜宝儿:[图片.gif]颜宝儿:小歌,出来舔屏!

  颜宝儿:嗷嗷这身材,这颜值,老夫的少女心啊!

  这美男图是某国一部电视剧的吸血鬼男配,男星冷白的肤色,脸庞精致禁欲,衣袍敞开,露出腹肌和胸膛、性感勾人的锁骨!

  若是以往,沈长歌看到美男图肯定会跟颜宝儿一起,激动得嗷嗷大叫的,试问颜值高身材好的美男,谁不爱看?

  只是,在刚才看过那个男人睡袍半敞的身材比这美男图的还要好后,她此时内心波动不大。

  那个男人比好友发来的男星,要绝色千百倍!

  不想让好友扫兴,她配合回复着激动得嗷嗷大叫的消息。

  姐妹俩好地相互嗷嗷了几分钟,然后颜宝儿话题突转。

  颜宝儿:说到这个,小歌,你老公的身材是不是也超棒的?

  沈长歌:“......”

  怎么突然扯到那个男人了。

  铠爹我老公:还行。

  颜宝儿:还行?咱俩什么交情了,你还跟我这么谦虚就太生疏了哈。

  平时小车开得飞起的颜宝儿问起这些,很纯粹是想趁机调侃打趣好友,对好友的男人完全没有一丁点儿兴趣!

  铠爹我老公:穿衣显瘦。

  颜宝儿:脱衣有肉!我就知道是这样。

  颜宝儿:啊啊小歌你这简直就是丢了芝麻捡了西瓜,赚翻了,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颜宝儿:你赶紧放下手里的手机,别玩了!趁他傻愣着还没清醒过来,快去占有他!立刻、马上夺了他的清白,以后他就是你的人了!

  ......

  大半个小时后。

  沈长歌洗完澡吹干头发从浴室出来,看到宗政越还在她的床上。

  还有!!!

  这男人竟然把她的睡袍脱了,只围了条浴巾。暴露出来的上半身肌理优美、线条流畅,肤色质感极美,浑身上下简直是传说中的黄金比例身材,恐怕高级画师都不能画出这么完美的身形。

  “嗷......”沈长歌一个控制不住寄己,激动地嗷叫了声,下一秒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疯狂咳嗽掩饰,欲盖弥彰解释:“秋天干燥,我嗓子有些干痒咳咳咳......”

  宗政越凝视着她,不语。

  沈长歌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没好气说道:“你干嘛把睡袍脱了?”

  心骂:他这个样子,是想勾搭谁呢?啊?想勾搭谁呢?

  “不是你让我脱的?”他语调优雅清冷反问。

  沈长歌一噎,继而咬牙切齿道:“那我让你滚出我的房间,你怎么没有滚?”

  “哦。”宗政越反应冷淡。

  沈长歌哼了一声,眼尾余光扫到他的身体,脸颊晕着微红,低垂着脑袋不敢再看某人。

  气闷地快步走到梳妆台前。

  宗政越将她的失态尽收眼底,深咖色眼眸闪过一丝玩味儿,不动声色望着沈长歌的背影。

  沈长歌做着护肤工作,脑海中却总是浮现某个男人上半身裸着的画面,脸颊愈发烫热,然后又想起刚才洗澡时跟好朋友聊天,颜宝儿摇旗呐喊说的那些话......

  大意总结为两点:一、身材好颜值高的人,睡到就是赚到!

  二、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从未跟异性同床而眠的沈长歌,想到待在她床上赶不走这个男人,今晚他们......沈长歌就心跳如擂鼓,紧张地在梳妆台磨蹭了许久。

  将近凌晨零点半,她才慢吞吞地朝床边走去。

  “过来。”宗政越朝她勾了下手指。

  闻言,沈长歌警惕地后退一步。

  “干嘛?”

  宗政越倏地起身,抓住她的手腕一把拉了过来,强势地将她放倒在床上,居高临下望着她。

  “你你、你可别乱来。”沈长歌呼吸一屏,心跳飞快,紧张地望着上方的男人。

  “沈长歌,有些话我只说一次,你听好了。”这是宗政越第一次喊她的全名,他语气无比严肃而认真。

  沈长歌抬手试着推了一下他,却没能把他推开。

  专属于他的独特气息,强势将她重重包围住,明明用的是同一款沐浴露,可他身上散发的沐浴露香气却格外好闻,香气不由分说地侵占了她的鼻腔,干扰着她大脑的运转。

  只几息的时间,沈长歌的思绪变得有些混沌,望着眼前这张精致绝美得人神共愤的脸庞,尤其是那双充满侵略性的深咖色眼眸,像一个让人只要对上便无法逃离的漩涡。

  她动了动唇:“你......想说什么?”

  “我知道你心里时刻都想和我离婚,不过......”宗政越停顿了几秒,似乎在心底改变了什么决定,收敛了强烈压迫感的气场。

  接着他缓缓道:“虽说一开始我跟你举行婚礼,闪婚领证,是为了做戏给顾羡看。可我不是半途而废的人,既然出演这场戏了,就戏要做全套,希望你也是如此,记住了吗?嗯?”

  沈长歌听着,把他这番话理解为:这婚不是绝对不能离,而是他目前还不打算离,等他腻了这场戏,就会主动退场(离婚)了。

  沉默半晌:她问了句:“你该不会是......gay吧?”

  结婚证上显示他已经二十九岁,这种顶级优质的男人,若不是gay,怎么可能没有对象!

  定是他家长辈思想封建,他又不敢冒险公开出柜,正好捡到她这个倒霉蛋火速领了证,现在死抓着不放了。

  “......”宗政越的脸庞一黑,浑身散发出能冻死人的冰寒气息。

  见他不说话,脸色铁青着,沈长歌自以为猜中了。

  她继续说:“算了,我现在也不恨嫁,不急着找第二春;而你家人估计催你结婚催得挺紧的,你白天帮我解围,我就当是报答你,暂时配合做你的同妻,等你有勇气向家人公开出柜了,我们再离婚。”

  “还有,先说好,你可别想骗我生孩子,一旦我发现怀孕,立马打掉!”停了一下,沈长歌学着他的语气:“记住了吗?嗯?”

  “同妻”即是gay的妻子。

  沈长歌在网上见过很多骗婚gay的例子,所谓的骗婚gay,就是gay装成正常男人和女人结婚,等到女人生下孩子,gay就开始冷暴力,不再和妻子同房,更过分的逼妻子净身出户,抢孩子,或者gay公然带男朋友回家刺激妻子。

  “我不是gay!”宗政越咬着后槽牙,从喉咙里挤出冰冷的话。

  沈长歌不说话了。

  显然觉得就算他不是gay,可能是其他方面的问题;不然他都二十九了,这么优秀却没有对象,如今草率闪婚又执意不肯离。

  肯定有问题!

  这么一想......

  该不会是有隐疾吧。

  宗政越望着她神色怪异的小脸。

  他脸色蓦地冰沉了下来:“沈长歌!”

  “什么?”沈长歌下意识抬起头,浓长睫毛扑眨一下,唇瓣就被男人狠狠吻住:“唔......?”

  趁着她惊愣的空隙,男人轻易侵入了她的领地。

  沈长歌从没有被人这般吻过。

  她跟顾羡谈恋爱时,顶多让顾羡吻一下她的脸颊或者额头,顾羡曾想过吻她的唇,可她心里有些排斥,没让顾羡得逞。那时她还想过,或许等结了婚,就不会抗拒了......

  今天,这个男人吻了她两次,可她心里并不反感或者不舒服。

  甚至——新手村的沈长歌很快被这个男人吻得七荤八素,脑子死机无法思考。

  当然,某个男人也是新手,不过在这方面他似乎天赋异禀,无师自通。

  ......

  ——第二天。

  沈长歌醒来,习惯性看了一眼时间。

  十二点四十五分。

  她惊得猛从床上跳起,身体的酸痛让她忍不住痛哼出声。

  很快想起昨晚的事,沈长歌咬牙骂了句:“禽、兽!”

  “嗯?”男人低沉威严的嗓音响起。

  沈长歌吓了一大跳,这才看到男人身上只围了条浴巾,就站在床边两三步外,他似乎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身上的水光隐隐可见。

  “!!!你......”

  她赶忙收回目光,低头看了眼自己,还好,身上穿着一件睡袍。

  想到昨晚他对自己做的事,沈长歌又咬牙切齿骂了句:“衣、冠、禽、兽!”

  宗政越走过来,双手撑着床靠背,强势地将她困于双臂间:“我不过是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不是gay。”

  沈长歌紧张屏息,后背紧贴着床靠背,企图和这个男人尽量拉开距离。

  “gay也可以是双性恋。”

  “你是对我昨晚的表现不满意?”

  “对!烂得完全拿不出手。”

  沈长歌说完这话,就飞速弯腰想从他腋下溜走。

  可惜某个男人的动作比她还要快,大掌轻易扣住她的手臂,给拽了回来。沈长歌一个没稳住,摔倒在身后的床上,及腰的乌黑如瀑长发有些凌乱地披落在床上,娇艳迷人。

  宗政越单膝跪在床上,直接给沈长歌来了个床咚。

  换成别的男人被说,肯定很伤男性尊严,可宗政越一点儿都不恼。

  直觉宗政越张口要说什么不好的话,沈长歌红了脸试图捂住他的嘴。

  宗政越的身体略往后靠,避开她想捂着自己嘴巴的小手,然而沈长歌也跟着弯起上半身,想把他的嘴巴捂得更紧。

  他清寒的眼眸微眯起,大掌扼住沈长歌双手的手腕,另一只手握着她的腰,带着她在床上滚了两圈后,身体压制着她,把脸埋在她的脖子间。

  如此,接下来他要说的话,她也无法阻止了......

标 签亿万闪婚神秘老公超厉害 沈长歌宗政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