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与你相遇恰好婚时(顾然沈萧何)小说_与你相遇恰好婚时顾然沈萧何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483 ℃
与你相遇恰好婚时(顾然沈萧何)小说_与你相遇恰好婚时顾然沈萧何

与你相遇恰好婚时

顾然沈萧何 著

连载中免费

顾然沈萧何最新章节列表,与你相遇恰好婚时(顾然沈萧何)全文在线阅读,顾然沈萧何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顾然沈萧何大结局是什么,顾然沈萧何第一次是什么时候,热门火爆的虐心短文《与你相遇恰好婚时》又名《《染爱成婚》,作者是白白洛,故事递网提供《与你相遇恰好婚时》最新章节阅读,全文讲述的是:顾然被丈夫陆正南伤透了心,这段婚姻让顾然对爱情不再向往,直到遇见沈萧何,顾然才发现原来每个出现在生命的人都有他的存在意义.....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顾然沈萧何最新章节列表,与你相遇恰好婚时(顾然沈萧何)全文在线阅读,顾然沈萧何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顾然沈萧何大结局是什么,顾然沈萧何第一次是什么时候,热门火爆的虐心短文《与你相遇恰好婚时》又名《《染爱成婚》,作者是白白洛,故事递网提供《与你相遇恰好婚时》最新章节阅读,全文讲述的是:顾然被丈夫陆正南伤透了心,这段婚姻让顾然对爱情不再向往,直到遇见沈萧何,顾然才发现原来每个出现在生命的人都有他的存在意义.....

免费阅读

  说好的捉奸在床没演成,反倒跑错了房间误睹了人家的身体……

  那一刻,我的大脑几乎是在以光速运转着,企图在我过往二十六年人生智慧当中寻找到一个解决当前局面的办法!

  终于,在男人起身从浴缸出来的时候,我想到了一点。

  我是化了妆的呀!

  今天下午,我可是花了五百多画的妆!连倒模都做了!

  现在的我,就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被一个老太太看了身体,应该也算不得什么事情吧?

  毕竟自己现在这个年纪,要是年少的时候轻狂一些,做他奶奶都可以了!

  “咳咳!”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感觉到他拉过我边上的浴巾,我又等了半分钟才睁眼,清清嗓子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那个,你发育的挺好的,少年人!”

  男人自顾自的系着浴巾,闻言只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那个瞬间,我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快凝住了。

  我确实有些心慌,他的视线像是能将我看穿似的,危险的预感盘旋在心头,让我忍不住转身逃跑。

  有了逃跑的想法之后,它就像是一个破土而出的种子,迅速的在我心里生根发芽,长成了无法忽视的参天大树。

  我有些僵硬的转过身,看做不经意的走出去,但是实际上,我的脚尖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奔跑。

  我在心头默念着:千万别跟过来了,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从浴室到门口的路不过短短三四米,但是我却走的非常的艰辛,后背都被冷汗给打湿了。

  眼看着房门就在眼前,我下意识的要朝着门口跑去,但是刚准备起步开跑,身后突然间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

  “坐下来喝杯茶吗?老……太太?”

  男人的声音透着些清冷,对我来说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反对,但我还是不得不转过头,微笑着看向他。

  “不用了,我不渴,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之后我直接不管不顾的朝着门口走去,但是身后却再一次传来他的声音。

  “看完了我的身体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这句话的语气和刚刚有了很大的区别,再无半分笑意,透着凌人的煞气。

  我的心猛地一颤,握在门把上的手指节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苍白。

  我知道越过这扇门我就可以离开了,但是却不知道会不会像上次那么好运,能真的逃掉。

  这个男人,会放过我吗?

  最终,我还是放下了门把,僵硬的转过身,弓着背用沙哑苍老的嗓音说道。

  “好像是有点渴,那就喝点茶吧。”

  男人的眼神这才缓和了一些,等我以龟速移到桌子边上的时候,他给我面前的水杯添了一杯茶。

  “请。”

  我看着面前这杯水,心头暗自下定决定,等喝完了这杯茶,我一定要从这个屋里出去!

  我拿起那水杯细细的抿了一口,但只是沾了沾嘴唇,这个时候,我可没有心情和他一起品茶!

  “我姓沈,沈萧何,不知道老太太您?”

  我连忙呵呵干笑了两声。

  “我一个普通老太太的姓名,不记也罢。”

  沈萧何倒也没多说,只是一直盯着我放在桌面上有些发白的手。

  我心虚的往后挪了挪。

  “奶奶这双手可真是保养的不错,和您的脸天差地别,我奶奶最近快大寿了,我还想着送什么东西比较好,看到您这双手,就想着问您讨个保养的办法!”

  沈萧何声音本来就好听,故意这样轻声细语的说,更是让人无法抗拒。

  不过这话听在我耳朵里头,可没那么动听。

  我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我知道,他已经知道我脸上的是妆容,或许早就知道了,毕竟从一开始他喊我老太太的时候就有些阴阳怪气的。

  想到这一点,我顿时有些不高兴了。

  他还是和第一次见面一样!腹黑又狡诈!

  我站了起来,朝着他礼貌的鞠了一躬,再开口的时候,已经用了自己原本的声音。

  “我承认,我确实不是老太太,但是刚刚那件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进错了房间而已!当然了,我承认这给您身心都带来了极大的损失,所以假如您需要经济赔偿的话,我愿意尽自己所能补偿您。”

  虽然我不太瞧得上沈萧何,但是正因为不想和他有过多交集,才必须要拎清楚,刚刚那场乌龙事件,很明显是我个人的责任!

  正经的说完这句话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起身太急了,我头有些晕,大概是酒气也起来了,顿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

  不过为了尽快解决这件事情,我努力的压抑着难受的感觉。

  沈萧何听了我的话,倒是没做其他的反应,而是指着那边的卫生间,“说话之前,先去把你这脸上的东西洗了。”

  我想去抓奸也不太可能了,估计等我去找陆正南,黄花菜都凉了,所以我就直接把脸上的倒模什么的都去了。

  等把脸上的东西洗干净,我看着镜子里头的自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惹上这个男人,真是很头疼,上次的事情就弄得很烦了,待会儿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认出自己来,虽说让对方开价,可是自己身上也没多少钱……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之后,我转身走出了卫生间。

  而在我卸妆的空挡里,沈萧何已经穿戴整齐了,换上妥帖的西装,比刚刚那副半裸的模样好多了。

  至少不会,那么尴尬吧!

  他站在那边的落地窗边上,背手而立,光是一个侧脸,就又迷倒众生的魅力。

  我愣了一阵,赶紧收敛起自己的心神。

  “沈先生,我已经弄完了,关于赔偿的事情,您想好了吗?”

  我抬头看向他,而他也正好回头,朝着我的方向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我的心咯噔了一下,不由有些慌张的低下头去。

  低头前的一秒,我留意到,沈萧何的眼中也有经验。

  我二十六了,过往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被人感叹过、惊艳过。

  从身边人的评价来看,我这张脸应该算是上等的了吧!

  不过我却不太将这个当回事,因为我知道这张脸像的是谁……

  “我还没想好,不如你自己想想,怎么才能赔偿我的损失。”

  我再抬头的时候,沈绒萧的眼中已经恢复了平静。

  可是这个问题却难倒我了。

  他不开价,我能给多少?

  看着他那幽深的黑眸,我也咬了咬牙,把自己的包拿过去,从里到外的翻了一遍,所有的钱已经能换成钱的,我都拿了出来。

  七百块钱,一个二手单反,一个空了的二锅头瓶子。

  瞧着桌面上的东西,我自己都觉得尴尬!

  “咳咳,这是我所有的东西了,你看这些……够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虚到了极点,上次这个男人坐的可是保时捷,我想用几百块钱打发他,实在是希望渺茫。

  他肯定看不上,但是我今天真的只带了这么多……

  而且仔细想想,他一个大男人,自己也没把他怎么样,就是看了一眼裸体而已,应该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沈萧何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三个物品,眉头微挑,视线落回了我的脸上。

  那一刻,我所有的“都还好”“大不了”都化作乌有,只剩下局促不安的焦虑……

  “我就这么多,不然你自己说你想怎么样!”

  大概是恼羞成怒,我一时间有些冲动了,提高了分贝喊道!

  对面的沈萧何笑了笑,突然间正色道,“很简单,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怎么欠我,就怎么还回来!”

  我瞪大了一双眼,显然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欠他,就怎么还回来?

  “你……你的意思是让我脱光了给你看?”

  沈萧何挑了挑刀剑般俊俏凌厉的眉头,姿态悠闲的说道,“假如你不想这样那……”

  “好,我答应你!”

  我承认那一刻我有些酒精上头了,给一个陌生男人看我的裸.体,这种事情放在平时我怎么都做不出来。

  但是此时此刻,我真的只想赶紧摆脱面前的这个男人。

  只要在他身边,那种危险的感觉就挥之不去。

  我三两下的便把身上的衣服剥了个干干净净,飞快的给他看了一眼之后,我开口问道:“沈先生,这样你满意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沈萧何那一刻的脸色有些怪异,反正并不是什么开心的表情。

  但是没关系,我最终还是得到了他的点头同意。

  我又很快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穿完之后,微笑着问他,“沈先生,既然该还的已经还了,那我就先走了。”

  其实那一刻,我的心里别提有多尴尬了,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做了这样的事情,虽然口头上说的洒脱,但到底难过自己心头的那一关,毕竟自己还是个……

  这26年来,从来就没有哪个男人这样看过我的身体,转过身的那个刹那,我脸颊有些发烫,脑袋也变得迷糊不清。

  “嗯。”

  沈萧何的回答显得有些冰冷,但当时的我却顾及不了那么多,飞快的拿起自己的包,朝着门口快步走去。

  但是也不知道是走的太急,还是因为刚刚的羞涩,总之是各种各样的原因交杂在一起,让我觉得头脑有些发昏,眼看着门已经近在咫尺,却怎么都走不到那里去。

  视线中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好多个,重叠在一起,像是打扑克时交叠在手中的扑克牌。

  怎么回事?为什么脑袋会这么晕呢?脚步像是走在云朵上一样,这种感觉我以前也体会过,难道是……酒劲上来了?

  这个意识出现在脑海之中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做过多的反应,直接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之后的事情,我是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渐渐找回了那么一丝丝的意识,回忆起前天晚上荒唐的一夜,总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恨不得将那一晚上从自己过往26年的经历当中彻底抹过去。

  我记得自己倒下去之后,其实并没有晕倒,只是有些醉了。

  估计是倒地的声音太大吧?惹得那边的沈萧何回过头,过来喊了几声,发现我并没有反应,最后只能拖着我往卧室的大床边上走去。

  但这期间,喝醉酒的我还是不怎么老实,拽着他的裤腿使劲的拖,沈萧何大概是觉得有些不耐烦了,便干脆一把像拎小鸡似的将我拎了起来。

  接着又不满我的活跃,直接打横将我抱在了怀里,这下可是方便了不少,我终于不再挣扎了,但却揪着他的衣领,吐了他一身。

  回忆起这一点的时候,我差点没把自己闷死在这酒店的白枕头。

  “顾然啊顾然!你这26年来的英明真是毁于一旦了,酒量不好,你喝什么喝呀!”

  但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往后的那一段,我至今都不愿意回忆起。

  因为我吐了两个人一身,而沈萧何显然是个有些洁癖的男人,在强忍住把我直接扔出去的冲动之后,他转身抱着我一起走进了浴室。

  在那期间,我好像又吐了一次,因为我感觉沈萧何停下来过,虽然喝醉了,但感觉却非常的清晰,我能够感觉到在我吐的非常爽的时候,沈萧何抱着我的一双手都在发抖。

  之后沈萧何把我丢在了浴缸里,开着水对着我身上冲,我很庆幸当时他还没有丧失理智,至少洒在身上的是温水,要不然今天早上,我可能发烧的连床都爬不起来。

  再往后,回忆就变得有些不可控制了,我真的不愿意承认,记忆中的那个女人,竟然是我自己!

  起初一切都很正常,沈萧何并没有碰我,他确实算得上个君子,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一直对我冲洗着,却并没有用手碰过我。

  可酒醉后的我,大概变成了另外一种神奇的物种!

  或许是水冲在身上吧,让我突然间睁开了眼睛,瞧着面前有些陌生的男人,我竟然会被那张俊脸给迷惑,忘记了他是何等危险的存在!

  我直到现在都还能回忆起,当我扯着沈萧何的领带将他拉进浴缸的时候,他满脸诧异的表情……

  “你长得可真好看,哥哥,你是不是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

  想起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这一切的责任都该归在陆正南的身上,要不是那个王八蛋,自己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家酒店,更不可能对着那个男人说出这种轻佻的话来!

  再往后,记忆就是一片黑暗了,因为当我揪着沈萧何的领带想要亲他的时候,沈萧何直接一个手刀劈在我的脖子上,将我打晕了。

  现在后颈脖子上还有些疼,尽管如此,我心里却并没有怪罪沈萧何,我甚至有些感激他在那种时刻,及时的将我打晕了,否则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对沈萧何那个男人还是稍微有所改观吧,虽然他看起来有些吓人,但至少算个正人君子。

  但是不管怎么样,身为一个有夫之妇的我,和另外一个男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总归来说是不太好的,所以在发现房间里除了我之外没见着沈萧何的身影时,我赶紧从床上跳了起来,飞快的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我也不敢这样回家,怕到了家里被陆正南那个王八蛋发现点什么,便想找个地方洗个澡,然后清清爽爽的回去。

  可这种想法刚刚出现在脑海里,甚至还来不及找个地方,我就被路边的一辆面包车里钻出来的人一下子给拽了进去。

  大喊大叫还没来得及,脖子后面又挨了一手刀!

  绑架?这倒霉的一天算是圆满了!


标 签与你相遇恰好婚时 顾然沈萧何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