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漫画原著小说_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韩箕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38 ℃
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漫画原著小说_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韩箕

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

韩箕 著

连载中免费

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免费在线观看高清无删减完整版,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漫画全集在线观看,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漫画原著小说大结局,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韩箕结局在哪看,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历史古风漫画《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即将火爆更新,其动漫目前正同步更新,相信能给大家带去惊喜,主角是韩箕,主要讲的是昏君幽王受妖姬小姒蛊惑,建立封神台意欲封神,一时间妖孽横行民不聊生,身为猎户之子的韩箕原本过着幸福生活,可因暴政让年幼的他遭遇父母惨死,走投无路之际被山中隐士所救并传授武艺,韩箕奉师命为阻止昏君灭世踏上了一条漫长的斩妖除魔之路.......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免费在线观看高清无删减完整版,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漫画全集在线观看,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漫画原著小说大结局,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韩箕结局在哪看,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历史古风漫画《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即将火爆更新,其动漫目前正同步更新,相信能给大家带去惊喜,主角是韩箕,主要讲的是昏君幽王受妖姬小姒蛊惑,建立封神台意欲封神,一时间妖孽横行民不聊生,身为猎户之子的韩箕原本过着幸福生活,可因暴政让年幼的他遭遇父母惨死,走投无路之际被山中隐士所救并传授武艺,韩箕奉师命为阻止昏君灭世踏上了一条漫长的斩妖除魔之路.......

免费阅读

  帝辛的唇角似有微微颤动,却很快便恢复了平静,他没有看我一眼,心不在焉吩咐道:“文珺,与寡人一起来欣赏苏美人的舞蹈罢。”

  他唤着她的名讳,却唤得那般无情。姜后昂起头,心底的凄楚溢于言表:“大王,他毕竟是妾的父亲!”

  帝辛看向她的眼神居高临下得不带一丝温情,手掌重重劈在旁的座位上,无声地逼她上殿而坐。姜后眼中的怯懦和委屈最终尽数变成了强烈的保护欲和愤怒,她死死护住姜恒楚,与帝辛怒道:“大王若残害忠良,妾抵死不从。何况苏美人祸得大王遭天下人谴责,她的舞,妾绝不会看!”

  帝辛不曾再理会于她,只唤我下堂而舞。我方要去更衣,他的语气中却有难言的忧伤,缓缓道:“不,你这般好看,随便一舞,已是最美。”

  最美,我微微一笑。循着他的命令下堂,伴着瑟瑟的秋风而舞。一展袖袍,翩若浮云,矫若惊龙。时而柔弱无骨,和风细雨惹人怜。时而狂风骤雨,鼓点阵阵振人心。舒展腰肢间,清冷神色宛若湖心一点涟漪,我没有告诉过帝辛,我起舞时,从来是不笑的。

  我踮起足尖,在坚硬的石板上飞快旋转。帝辛便在一旁振振有词对着姜后与姜恒楚冷冷发话:“东伯侯的劝谏寡人为何不听?难道真是寡人昏庸无道?”

  姜恒楚糯糯不发话,只颤抖着身子瑟缩在姜后怀中。帝辛没有唤我停止,我的舞姿就依旧不歇。长长的绸带划过天际,若万花残红褪去,落英满地的委地之凉。

  帝辛继续冷冷道:“东伯侯以为寡人不知?今晨寡人上朝途中为人所伤,寡人不曾在朝上言出此事,而选择了私底里调查。殊不知是你,是你府上的姜环所做!”

  姜恒楚的身子剧烈一颤,姜后的反应也极为强烈,不住地摇着头高声道:“不!姜环是父亲的心腹。父亲对大商,对大王忠心耿耿,绝无谋逆之心!”

  帝辛飞快从怀中掏出一青铜牌子,重重掷在姜恒楚脚边。落地之处登时摔个粉碎,残骸滴溜溜滚在了姜后身旁。姜后颤抖着双手去取,一眼便瞧出了那是姜府的令牌。而姜环此刻,已被带入殿中。

  当被拷打地遍体鳞伤浑身是血的姜环出现在姜后面前时,她崩溃得泪流满面。

  姜后,对于她父亲的所作所为,是丝毫不知情的。姜后的妆容尽毁,姜环是从小看她长大的人,而今却奄奄一息了。

  帝辛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二人,沉沉开口:“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姜恒楚只是不住地摇着头,颤抖着身子瑟缩在姜后怀里。声嗓沙哑地悲声诉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姜后缓缓将头转向帝辛,苦笑间全是如梦初醒的决然:“原来大王忌惮父亲已久,所谓功高震主,便是这个意思。父亲为大王打下江山,而今‘狡兔死、走狗烹’。大王也要走上登基后除去心头之患的路了!”

  帝辛别过脸去,不理会她的质问。我心里一阵酸楚,帝辛不解释,是否真相真如姜后所言。令牌由他途而得,握权在手才是真。

  姜后的泪流得更凶,一字一句地质问道:“大王,您不相信父亲的忠诚,也不顾惜妾与您的夫妻恩情了么?”

  帝辛的手掌紧握着椅把,沉沉道:“文珺,你别逼寡人。”

  一曲舞毕,我的绸带长长拖曳在地上。姜后戒备地看着我,眸光冷得像尖刀,双臂将姜恒楚环得更紧。帝辛淡淡发话:“美人,东伯侯是不能留了。”

  帝辛的这话像巨石跌入了深潭,一瞬激起万丈之浪。姜后登时对我怒目而视,尖声怨怒道:“苏妲己!你夺走了大王的恩宠,我无话可说。可你为什么连我父亲都不放过?”她的泪倾盆而下,转瞬好似明白了所有,继续道:“莫不是你从一开始便存心不轨,欲除掉父亲这一忠心耿耿的臣子,来为你苏氏一族报仇!”

  姜后迅速转过身来,与帝辛四目相对地高声道:“看见没有?苏妲己她。。。”

  话音未落,帝辛已一箭射中姜恒楚的心堂。他在姜后的怀中,失了温度,重重地跌在了地上。鲜血喷薄而出,染湿了姜后的衣襟。她还未来得及说完那句话,她的父亲,就在她的怀中永远离开了。

  帝辛懊恼地将弓箭丢在地上,声音颓然:“文珺,寡人说过,别逼寡人。”

  姜后的啼哭响彻了整片天穹,凄厉得让我心颤。她死死地盯着姜恒楚故去的面庞,余温还在,却再无法生还,再无法跟他的女儿把酒言欢。泪如雨下,泪水肆意滂沱的面庞上,已辨不清她的容颜。她曾是个很美、很温婉的女子,莫说是死尸,连条虫都怕得要命。如今她怀抱着她死去的父亲,惟愿他能活过来。

  我心底抽痛,赶忙上前蹲下,想要扶姜后起身。姜后恨毒了我,一双眸盛满彻骨的冷意,她直直地指向我,用力吐出一个字:“滚!”

  “文珺!”帝辛高吼出声,语气似有怒意,却在喊出后缓了音。

  莫论帝辛杀了姜恒楚的初衷是什么,是否情非得已,事实便是姜后的夫君在她面前,亲手杀掉了对她万千宠爱的父亲。

  姜后的面上,是心如死灰的嘲讽,她绝望地看着帝辛,好似从来都没有认识过这个人,语气凉薄:“大王,求您赐臣妾一死。”

  帝辛的唇角颤抖着,双眉剧烈地挑动着,叫人辨不明他的情绪。姜后就在那里跪着,任风将脸上的泪拂干。

  良久,他突然笑得恶毒起来,唇角轻勾:“寡人,怎么舍得让王后去死呢?”

  姜后与我,一同怔怔地望向帝辛。一时未能参透他的意思,他的面色不虞,双眸中皆是暴怒,忽而声嗓也变得狠厉起来:“来人!传炮烙之刑!”

  炮烙?我不明白何为炮烙,底下人也愣了。

  帝辛看着我笑了,笑得极其残忍:“美人,你知道何为炮烙吗?”

  我茫然地摇着头。

  帝辛的眼神很怅惘,目光越过姜后望向远方的天穹,自顾自地说着:“炮烙,即以炭火烧热铜柱,将人绑于铜柱之上,直至高热,随即而亡。”

  帝辛这一席话说得风轻云淡,我却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周遭一片寂静,姜后在此时猛地发出了一声冷笑。冷得几乎将整座鹿台凝结成冰,我看到她眼底对帝辛的情意在顷刻间幻灭。所有的爱,都变成了恨。

  她挑眉,冷然发声:“大王何不把妾的眼睛也一并挖出,省得妾死不瞑目,做鬼也不会放过您!”

  帝辛的暴怒更甚,一掌将旁的石板拍的粉碎:“好!就如你所愿!”

  悉人们上前架住姜后,其实是不必架住的,姜后就那样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一双眼并无半分畏惧,愤怒地瞪着帝辛。我紧紧地盯着悉人们拿着的一把亮的反光的尖刀,尖的可怕的刀刃让我的眼刺痛。却不敢有半分离开,我以为姜后会求饶。却见那尖刀生生刺入了她莹白如玉的眼眶,只一瞬,血肉模糊,刀背上鲜血如注。姜后痛得闭上了双眸,却始终未曾尖叫,讨过半句饶,甚至一声也未哼。

  又是一刀,她的右眼也被如法炮制地取出。过于血腥的画面令我别过眼去不忍再看。恍惚间,我发现帝辛的眼角有泪。那是他的妻子,他心里也是不好受的罢。

  接下来便是炮烙了,帝辛却起身欲拂袖离开。姜后已看不见任何东西,却还是听到了他要走的声音。又是一声冷笑:“大王不留下来看妾炮烙,看您的妻子是怎么死的么?”

  这句话彻底令帝辛陷入了崩溃,他回头,厉声道:“寡人不想看!”

  铜柱已架好,下头的火已燃起。烧得火红的铜柱,隔着很远尚能感知到它的温度之高,姜后冷声吩咐道:“带本宫上铜柱。”

  旁的悉人含泪道:“王后娘娘。。。”

  帝辛再也忍受不了,拉住我绝尘而去:“带王后回宫养着,今日之事,再不许提!”


标 签春秋封神之乱世长歌 韩箕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