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魔王大掌柜漫画原著小说_魔王大掌柜麟琅工作室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90 ℃
魔王大掌柜漫画原著小说_魔王大掌柜麟琅工作室

魔王大掌柜

麟琅工作室 著

连载中免费

魔王大掌柜漫画,魔王大掌柜漫画免费,魔王大掌柜漫画下拉式阅读,魔王大掌柜漫画原著小说在哪看,魔王大掌柜漫画第一话在哪看,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仙侠漫画新作《魔王大掌柜》即将火爆上线,是由麟琅工作室倾心打造,相信上线后定能给漫友带来惊喜,主要讲的是传闻魔尊荒淫无度又嗜杀成性,又有传闻魔尊是个喜欢诱 惑人的妖女,擅长用行为和言语让少年没法对她使用武器,当魔尊转体重生来到人间,而她在面对人间种种束缚时会做出怎样惊人行为?以新身份生活的魔尊将在人间有一段怎样的惊奇际遇......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魔王大掌柜漫画,魔王大掌柜漫画免费,魔王大掌柜漫画下拉式阅读,魔王大掌柜漫画原著小说在哪看,魔王大掌柜漫画第一话在哪看,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仙侠漫画新作《魔王大掌柜》即将火爆上线,是由麟琅工作室倾心打造,相信上线后定能给漫友带来惊喜,主要讲的是传闻魔尊嗜杀成性,又有传闻魔尊是个喜欢诱 惑人的妖女,擅长用行为和言语让少年没法对她使用武器,当魔尊转体重生来到人间,而她在面对人间种种束缚时会做出怎样惊人行为?以新身份生活的魔尊将在人间有一段怎样的惊奇际遇......

免费阅读

  “尊主……”蛊羽轻轻歪头,小脸上满是正经。“你这是在调戏我吗?”

  北阴离魇的双目微微睁大,显出诧异之色。“调戏?谁教的你?”

  “……没谁教的我,我自己领悟的。”要是把山傀招出去,尊主可能会撕了他。

  “哦~”北阴离魇千回百转地拖了个长音,忽而促狭地凑到蛊羽耳边,低声说道:“蛊儿竟已自行领悟男女之事了,看来是已经长大了。”

  温热的气吐在蛊羽脖颈上,低轻磁性的声音带着挑逗之意响在耳边,蛊羽骨头都酥了半边,寒意从脊椎灌到后脑,这陌生又奇异的感觉让她竖起了汗毛,下意识便觉被危险包围。

  北阴离魇抚起了她的腰线,酥酥的痒意让蛊羽全身一颤,他的目光还不愿就此停止,竟落在了蛊羽胸前,蛊羽立刻脑中便断了弦,整个僵在了原地。

  “嗯……蛊儿果然是长大了,比以前标致了不少呢,抱着都舒服了些。”

  北阴离魇还说着不知羞耻的话语,他以前可不会放肆至此,蛊羽意识到这全是方才她说的那句“调戏”惹的祸,连忙故作平静地推开了北阴离魇的手,秀眉微蹙道:“别摸了,好痒!什、什么男女之事?我好多都不明白!我才到你腰这儿呢!哪、哪里长大了!”

  北阴离魇略带讶异地看着自己被推开的手,忽而隐晦地笑了,看的蛊羽心里直发憷。他揉揉蛊羽的头当做安慰,道:“再过几年便是大人了,蛊儿莫着急。”

  “……”蛊羽分明是怕他以“长大”为幌子在她身上乱动,她着的哪门子急?

  “对了尊主,那什么封灵珠你拿到了吗?”蛊羽迅速转移话题。

  “哼。”北阴离魇的脸色立马冷了下来,语气中带着浓浓不屑:“被天镜门得手了,算他们走运。”

  “天镜门?”

  “人界大派,缠人的对手。”

  “那他们得了封灵珠,对魔界岂不是最为不利?”

  “他们还未找到使用封灵珠的方法,暂时威胁不大,以后再找机会抢过来。”

  蛊羽点点头,忽然想到,她的祭夜刀是不是也是尊主从人界抢回来的?因为尊主说那是名兵至宝,但魔界中好像没几个人认识它。

  “这封灵珠没拿到,尊主怎么还在人界待了一年之久?”

  “那珠子现身在一处秘境之中,那秘境一旦开启进入便会封闭,需等一年才再次开放,本座便只能在里面待了一年。”北阴离魇道。

  “啊?”蛊羽的小脸塌了下来,眉头都拧到一起。“争抢封灵珠的人一定很多,尊主你又没带几个人,跟那么多人关在一起一年,你没受伤吧?”说着就忍不住扯住了北阴离魇的袖子。

  北阴离魇的神色缓和,嘴角微微翘起,道:“蛊儿关心本座?”

  “……当然了!你是魔界之主,出了岔子魔界谁管?”蛊羽高声喊道,故意将北阴离魇话中之意扭曲成了下属对主上的忠心。

  北阴离魇轻笑一声,也不知看没看出蛊羽掩饰的小心思。“本座收敛气息乔装改面,他们认不出来。虽然后来封灵珠出现,抢珠子的时候暴露了,但也临近秘境重开之日,他们制不了本座。”

  蛊羽讶异地“哦”了一声,狡黠的目光扫视着北阴离魇,不免带了些取笑的意味。“没想到魔界至尊,也有假装人族的时候呀!”

  北阴离魇一弹蛊羽脑门,道:“在人界行走,必要时候自然要隐藏自己,这是策略,我族还有不少大魔常年隐匿在人界探听消息呢。”

  我我我也想要这么个差事啊!蛊羽心中叫嚣着,只可惜至少在一两百年内尊主都不会考虑给她这样的任务。

  正想着,她的左手忽然被北阴离魇捏了起来,她懵懂地看着北阴离魇将一只纯黑的戒指戴在她纤细小巧的手指上,动了动手。“戒指?”

  “本座采那人界秘境的稀有矿材打的纳戒,送给蛊儿。”北阴离魇说道。

  “纳戒?!”蛊羽惊奇地将左手放在眼前翻来覆去地看,这便是传说中可存物其中的纳戒!黑戒表面的截面在光下呈现出不同角度的光彩,低调而不失华贵,上面还有心地刻了一双精致的羽翼,应她名中的“羽”字。

  “……尊主亲手做的?送给我的?”蛊羽惊喜又感动地看向北阴离魇,眼中星光闪烁,这可是尊主亲手做的!与抢来送她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北阴离魇喜欢极了她这双眼睛,尤其是在星光大盛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会沉溺进去。他隐晦地笑着,牵起蛊羽的右手,在她的惊愕之中含住她的食指尖。

  蛊羽莫名其妙就红了脸,眼里闪过一丝局促不安。

  北阴离魇双眼微微眯了眯,隐晦的笑意染上一丝促狭。小丫头,还敢说她什么都不懂。他轻巧地一咬牙,蛊羽感到指尖一痛,下意识就要缩手回来,北阴离魇却抓紧了她的手,将她指尖上的血滴在左手纳戒上,又捏着她滴血的食指在纳戒上方画下一个阵法。

  “这样,这纳戒便只有你能开启了。”北阴离魇道。

  蛊羽看着自己还在冒血的食指,无奈道:“尊主,你要放我血,好歹提前告诉我一声啊。”一声不吭地做那举动,搞得她心里毛毛躁躁的。

  北阴离魇但笑不语,蛊羽尝试着将神识分入纳戒,却看见纳戒的一角整齐存放着成堆的食物,牛羊腿烤猪、烧鸡酱鸭卤肥鹅,各类蛊羽都没什么印象的糕点小吃,甚至还摆了几扎糖葫芦。

  蛊羽震惊之余,不由感到胸腔有股莫名的情绪在融化流淌,眼眶也湿热了起来。当日她要北阴离魇带几个人族厨子回来,只不过是一句无关紧要的玩笑话,没想到北阴离魇却记在心里,带不来厨子,便带来这么些人界美食,七分感动与三分怀念交织在一起,她忍不住落下泪来。

  灵动的双眼依然大睁着,泪却淌了下来,北阴离魇拭着蛊羽的泪,揽着她轻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道:“怎么又哭了?不喜欢?”

  这一问蛊羽的小嘴便抖了起来,抽抽噎噎地说道:“尊主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我太感动了……”

  北阴离魇面色难得显得柔和,他接连又亲了两下蛊羽的弹嫩的小脸,道:“蛊儿是本座的宝贝,本座当然要对蛊儿好了。”

  北阴离魇知道,蛊羽常常对他不满而露出别扭的小表情,但她其实好哄得很,一点礼物和奖赏就能将她讨好,这不,她一感动,都不在意他亲她脸蛋吃她豆腐了。

  蛊羽忽然扬着湿润的小脸坚定地说道:“尊主,请您一定要记住,蛊羽这辈子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魔界、背叛尊主的!”

  北阴离魇却愣了愣,好端端的,小丫头突然表个什么决心呢?只因一堆人界食物?那必不至于。莫非这小丫头想做什么坏事,却不想让他知道。

  想到这,北阴离魇的温柔忽而浸注了阴冷之意,他微笑着抚过蛊羽的眼角,轻声说道:“要是背叛本座,蛊儿,你明白后果。”

  刚被眼泪浸润的双眸显得有些迷蒙,蛊羽也轻轻展开笑颜,一如当初她坐在八百年魔兽尸体上被血浸染的笑容一般惊艳。她前倾身体,在北阴离魇脸上轻轻一啄以示回礼,在他身体略微僵住的时候,她已经后退了三尺。

  “蛊羽的命是尊主救的,本事是尊主教的,威望是尊主给的,姓是尊主赐的,尊主是这世上对蛊羽最好的人。”

  北阴离魇静默地看着她,这是蛊羽第一次说这般话,过去她即便是夸他,也只是说些恭维的好话而已。蛊羽也不知怎的,可能是刚才忽来的感动让她打开了心匣,也可能是即将离去的计划让她迫切想将心中所想尽数说出。

  她隐瞒体内的人族之“咒”,是不想尊主因她魔性不纯而抛弃她、甚至毁了她;她独自去往人界,为的是解这异端之咒,但却也违背尊主意愿。

  她若不去人界,诅咒恶化被尊主发现,尊主可能毁了她;她若去人界,在解咒之前被尊主发现,他也可能毁了她。总之,现在不表忠心、不透心中所想,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但蛊羽一点都不慌,身为魔界“十方”,她心境亦强。

  “初到魔宫时,我看着银勾和苍耳拌嘴,看梳环帮我洗漱打扮,拿修炼塞满自己每日的生活,分明日子很充实,却总觉缺了些什么。直到我完成一年之约,尊主真正接纳我之后,我终于找到了我缺失的东西。”

  蛊羽看着北阴离魇深沉的眸子,继续道:“是信念、归属和依赖。维护魔界安宁的信念,对我成长的这片魔界大地的归属,和对我生活的这座魔宫的依赖。”

  北阴离魇的金眸微微颤动,瞬息后又归为平静,对蛊羽的这番言语,他很是吃惊,惊异过后,他却更加静默深沉地看着蛊羽,一言不发,让人捉摸不透在想些什么。

  墙角一隅,细瘦的少年紧紧咬着嘴唇,齿间有些颤抖,眼里全是那如冷玉般心清又坚韧的少女。蛊羽大人,我亦是这世上对你最好之人,至少,我不会想要伤害你。

  魔尊回来后,蛊羽为防露出破绽,去无尽海的次数少了起来。找药师订制的改变瞳色的药也研制完成,蛊羽买了几瓶就都放到了纳戒中。

  一切准备就绪,只待无尽海一个晴朗之日。

  小心翼翼地过了一年,蛊羽估计自己对雷电的抗性已经足够她通过晴朗时期的气旋之门,推算着下一次无尽海晴朗的日子将近,蛊羽刻意让山傀与自己巡察的方向分开,以免牵连山傀。

  之前蛊羽担心她走后,尊主为逼问她的去向会折磨山傀,便问过山傀:“若我走后,尊主问起你我在何处,你当如何?”

  山傀很老实,答道:“蛊羽大人放心,山傀一定守口如瓶。”

  蛊羽敲了他脑瓜一下,轻斥道:“我担心你告密吗?我是怕尊主因此折磨你。”

  山傀听到蛊羽关心他,不免心动,傻乎乎地笑道:“我便说‘不知道’,即便尊主折磨山傀,受点苦又算什么。”

  蛊羽无奈地摇摇头,勾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狡黠一笑,道:“你得学会演戏。”

  “演戏?怎么演?”

  “你要第一个冲进魔宫说我不见了,表情要惊慌、语气要着急,要跟着尊主派出的人手一起找我,还要比任何人都要惶恐、担心,就像真的不知我去了哪里、仿佛我即将遇难受生死之险一般。在我回来之前,你要一直演下去,让尊主相信你确实不知情。”

  “哦!不愧是蛊羽大人!山傀受教!”

  等尊主将魔界翻个底朝天,便会知晓她跨界而走了。

  ……

  蛊羽终于等来了无尽海的晴天,这一天的海上的风比往常更大,蛊羽站在崖上,兴奋与忐忑在心中交织,她吃下药丸,片刻后便觉眼中有几分奇异之感,揉了揉眼睛后,眸中星光黯淡,深蓝的底色也染成了黑色,看上去与常人无异。

  她转身凝视这魔界苍茫大地,片刻后回头纵身一跃,在一片雷火电光之中没入那气旋之中。


标 签魔王大掌柜 麟琅工作室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