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绯色触碰漫画原著小说_绯色触碰谢诚白鹿

xiaoshiyi 10个月前 (07-24) 笔趣阁 55044 ℃
绯色触碰漫画原著小说_绯色触碰谢诚白鹿

绯色触碰

谢诚白鹿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都市纯爱漫画新作《绯色触碰》主角是谢诚和白鹿,小说讲的是谢诚从生下来就无法看到世界的任何颜色,多年来一直生活在黑白世界的他性格也与常人不同,直到那天遇到被人追赶的白鹿,谢诚惊奇发现自己能从白鹿身上看到璀璨色彩,那性格迥异的谢诚和白鹿碰撞在一起后会用何种方式治愈彼此......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都市纯爱漫画新作《绯色触碰》主角是谢诚和白鹿,小说讲的是谢诚从生下来就无法看到世界的任何颜色,多年来一直生活在黑白世界的他性格也与常人不同,直到那天遇到被人追赶的白鹿,谢诚惊奇发现自己能从白鹿身上看到璀璨色彩,那性格迥异的谢诚和白鹿碰撞在一起后会用何种方式治愈彼此......

免费阅读

  谢诚恩找人排查为什么江若年总是能抓到自己逃课,可惜好几天了都没啥线索。顶着一张鼻青脸肿贴着创可贴的脸,谢诚恩琢磨着下午有一节体育课,可以在体育课上逃跑!

  男生在操场上奔跑打球,你来我往,好不激烈,女生则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话。谢诚恩看看周围,没什么异常,滴溜溜得绕着四周又转了两圈也没看到江若年的身影。

  OK,安全,可以出逃!

  刚刚转过墙角,忽地消失,另一侧他正急速向西北角的矮墙跑去,生死时速,他一定可以逃出生天!即使江若年从校门口追来也追不上他!

  谢诚恩信心满满,迎面的风都是温柔而自由。

  这时,裤袋里的手机巴拉巴拉响起音乐,谢诚恩无暇接听,等先出了校门他可以再接电话!

  眼看到了西北角,谢诚恩一阵急速刹车,他呆在原地,震惊得看着墙上那一排黑色的金属钢刺!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什么时候在的?!

  哪里来的!!!

  手机铃声停了又响,锲而不舍,谢诚恩机械得掏出手机打开,目光盯着那一排黑刺心里哇凉哇凉,以后还怎么翻墙逃课?

  他也不看谁打来,直接问道:“干嘛?”

  “我想你应该看到了那一排钢刺”江若年清澈干净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让谢诚恩更加难受,“前几天我向校长反馈这边的墙有些矮,为了保护学生的安全,建议在这里加上保护,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谢诚恩瞅着那尖锐的尖角,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恨不得一根根掰断磨平!他努力让自己气呼呼的语气变得毫不在意,“挺丑的!”

  “是么?东面好像也加上了,为了统一好看不然我再建议校长都加上?”

  “院长听你的?”

  “为了学生的安全,他当然会的。”

  “啪嗒。”谢诚恩挂断手机,他现在不想听这个人说话!一点儿都不想!

  天气很好,风凉日暖,适合出游闲逛。

  谢诚恩心不甘情不愿得走在回教室路上,好奇的女孩,羡慕的眼神随处可以,谢诚恩以前也有,在这附近他大大小小也是个有知名度的人物,没有把这些太放在心上。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次数多了,迟钝的谢诚恩忽然发现自己每每回头看到的都是别人在发手机?凑巧吗?那么多凑巧吗?你也没拍我照片,发什么呢?

  谢诚恩古怪得回到座位,拍拍毛童道:“你觉不觉得组最近看我的人有点多?”

  “这不是很正常吗?”毛童理所当然道,毕竟谢诚恩长得也很帅啊,酷帅酷帅的那种。

  谢诚恩挠挠头,就见角落里的班委看了自己一眼,又立马在手机上打字。

  “给我。”

  班委只觉得一片乌云盖住了自己,抬头就看谢诚恩眯着眼睛看自己。

  “我,我……”班委是个女孩子,支支吾吾,慌慌张张红了脸。

  谢诚恩又扫了一眼班级,发现好几个人面对自己的眼神居然心虚得移开了?

  “给我。”谢诚恩再次说道。

  “这是我的私人信息。”班委眼泪都快出来了。

  这时,谢诚恩的手机响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江若年。

  “你是不是又在欺负女孩子了?”

  谢诚恩心口一堵,面对班委一大泡的眼泪,溃败退场。

  “没有。”一边说,一边回到自己座位,“你知道我在干什么?”

  “你同学发消息告诉我了啊。”江若年半点不遮掩。

  谢诚恩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干嘛自己查线索?干嘛不直接问江若年呢?这人压根不遮掩自己的行为。

  然后谢诚恩心埂塞了,他竟然不知道谢诚恩在我校有几百个人的眼线!自己出教室,班里同学立马告诉,经过哪个教室窗里,有人看到立马告诉,而且上厕所也会有人汇报!简直,简直天理难容!

  谢诚恩一颗心今天二度哇凉哇凉,他还有隐私,他还有自由吗?他还是这个学校威风凛凛的校霸么?一个会有被全学校监视的校霸吗?有哪个混的像他这么惨?莫非他只是挂了一个校霸的名字?

  而且罪不可饶恕的是……谢诚恩瞪向周围几个小伙伴,毛童等人默默低头。

  知情不报,罪加一等!

  “为什么不告诉我?”谢诚恩问。

  毛童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好意思,最后还是你一言我一语轮流说。

  “一开始你逃课一次,第一个知道发消息的可以拿100块钱。”

  “后来,进群的人多了。”

  “每个人都汇报在哪儿偶遇你。”

  “聊多了,觉得挺有意思,仿佛在追星偶遇。”

  “然后,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回来。我们也很开心。”

  “再后来你让我们查东西,就不出去了,也没钱赚了。”

  “但大家还是觉得很有意思。”

  “好多女生不是为了要钱,任何时候遇到你也会在群里说。”

  “我女朋友还让我偷偷告诉她,我就告诉了她两次。”

  “我女朋友也是,但我只说了一次。”

  “我这么近,居然还没领到过一百块钱!”毛童最后一个说话,颇为不服气。

  “啪”头顶不疼不痒挨了一巴掌。

  谢诚恩冷冷看他一眼,沉默了好一会儿,艰难道:“我想静静。”

  众人理解得散开,毛童仍然诚恳道,“您还是我们最尊敬的大哥。”

  “不,我不是,江若年才是。”谢诚恩理解了他们,即使没有他们,还有几百号人盯着自己。但他就是,心里堵!

  今日凌晨时他被江若年感动得一塌糊涂,当然,当着他的面,谢诚恩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但是现在……

  他真的真的好想糊他一脸!

  生活啊,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艰难?

  此时此刻,江若年也有些头疼得揉揉眉心。他的面前摆着一盒爱心便当,上面留了纸条是给自己的。

  也不知道哪个女孩一大早做的,直接放在门卫室门口,连拒绝的权力也不给。

  老门卫在一旁偷笑,一个劲说着吃吧吃吧。放学后谢诚恩和几个同学去操场上打篮球,蔚蓝的天幕,晕染光晕的金色霞云,红白色的操场上有几个蓝白色的校服追逐奔跑。

  汗水肆意流淌,结实有力的四肢,舒展、奔跑、跳跃、扣篮!

  青春里弥漫着青草地的气息,岁月仿佛不会老去。

  四楼上,白小衣看了一眼远处的谢诚恩,身边是女生们激动的窃窃私语,他面无表情得转头,沿着走廊走到尽头,然后下楼,穿过林荫道,走进门卫室。

  “小衣你来啦!”老门卫高兴得和他打招呼。

  白小衣顿了顿,有些不知所措,捏紧肩上的书包带,微微弯腰,极为认真讲究得鞠了一躬,“您好。”

  老门卫笑得露出一口缺牙,“快去快去,写作业去。”

  白小衣走进门卫室,看到江若年独自坐在墙边看书,谁都没有开口,谁也没有打招呼,白小衣静静坐到昨天的位置,找出作业,伏在桌上开始写。

  门外热闹的喧嚣隐隐传来,却影响不到屋内两个人。

  “江若年。”忽然白小衣道。

  江若年疑惑抬头,诧异他叫自己有什么事。

  白小衣没有抬头,依然快速落笔计算,仿佛只是在说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我以前也认识一个叫江若年的人。”

  江若年目光一凝,思索着自己什么时候见过他,却是想不起来,“是么?”

  然而白小衣仿佛只是陈述一件事情或者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没有回答江若年,做着数学题,一边计算一边画图,铅笔忽然被磕断,他又换了支笔继续写。

  空气忽然变得闷热起来。

  “咚咚咚。”一张帅气的脸在窗前找了个最帅的角度,暴力敲窗,“江若年!走,我带你玩儿去!”

  “去哪里?”

  “秘密!”谢诚恩眼睛亮亮,止不住的亢奋。

  秘密吗?

  想知道秘密的代价就是江若年稀里糊涂上了谢诚恩的跑车,饿了5个小时出省去了甘州。

  谢诚恩开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三四辆各色跑车。他一边开车,一边嘚啵嘚啵说着此行去看赛车的注意事项,然后着重把这次比赛中最喜欢的选手冥月夸了两个小时。

  “冥月真的很厉害!他的那辆车据说还是他自己改造,很多人都是因为他特意千里迢迢跑来这里和他挑战!”

  江若年:“……”有点后悔上车。

  半夜,到达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脚。甘州的这条山路有三个360的弯道,而且还有无数起伏不定的上下坡,最后是一条2000米的笔直通道。

  很多喜欢弯道的选手都喜欢来这里训练,比赛,弯道很难飚的上速度,但是却又无数次超车的希望,你来我往,异常激烈。

  11:30。

  谢诚恩一行人在第二个360度拐道的山坡上停好车,这一片山坡距离赛道有一点距离,但也不远,视野清晰,是最佳观看点。

  他们来的不算早,早在10点之前这里便陆续来了不少人,有不拘言笑的选手,也有看热闹的爱好者,有性感的女郎,也有刚入门的新人。

  谢诚恩一行人热烈聊着各自喜欢的选手,激动又耐心得等待着比赛开始。

  江若年坐在车里,吹着夜风,借着车顶的灯光,无聊得从包里掏出一本书翻阅。

  不经意间,谢诚恩回头,看到的便是如同画一般静止的画卷。

  无尽漆黑的黑夜,一盏温柔黄色的车灯,灯下是个眉目俊朗,神色淡淡的少年,乌黑的短发随着微凉的夜风飘动,他的身边安静的听不到声音。

  然而,事实是,车子以外都是喧嚣。

  比赛声响,狂欢在黑夜中响起。

  “干嘛呢!看比赛啊!”旁边的哥们撞撞谢诚恩,让他回神。

  “话说,你拉着他来干嘛?人家不爱赛车,在这多无聊啊。”

  谢诚恩脸上的笑容少了许多,说不清楚,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太高兴。

  黑暗中不知道等了多少时候,忽然有人惊喜得叫起来,“来了来了!”

  远处隐隐看到一抹暗淡的灯光,然后越来越多的灯光来了,灯光越来越亮!瞬间这一片山坡沸反盈天,吹口晒的,叫喊的,激动得半个身子都扑出栏杆的。

  “天啊,第一名!第一名是衫袖!衫袖来了!”

  衫袖,赛车界的一个传说,18岁开始正式加入赛车,签约碧珊娜俱乐部,是真正的专业赛车手!而且他还获得国外最大埃塞赛车的冠军!04年,05年,06年,蝉联三届的冠军!

  衫袖!

  竟然是衫袖!

  衫袖一马当先,银亮的车身反射着冰冷的光泽,流畅的车身如同一道闪电倏忽而至,倏忽而逝。谢诚恩喜欢的冥月排名第二,也和第三名稳稳拉开距离。

  实力和差距,这一刻显得如此泾渭分明。

  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追上他!这是我跑了十年的山路,这是我最熟悉的赛道!这是——我的主场!我一定要去碧珊娜!冥月的眼神越来越坚定,他快速拉动操作杆,用力把油门一踩到底。

  无论如何——我都要拼一次!


标 签绯色触碰 谢诚 白鹿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