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纵享一朵糖(顾苓林鹤御)小说_纵享一朵糖番外顾苓林鹤御

xiaoshiyi 10个月前 (07-24) 笔趣阁 50315 ℃
纵享一朵糖(顾苓林鹤御)小说_纵享一朵糖番外顾苓林鹤御

纵享一朵糖番外

顾苓林鹤御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叫顾苓林鹤御小说名字是《纵享》,是由一朵糖倾心所著的已完结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纵享一朵糖完整版讲述的是:林鹤御冷哼一声,“你爸又不在,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顾苓只管迈开腿往前走,“我为什么要帮你隐瞒。”林鹤御大步跟了上去,双手插兜,“因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儿,你肯定不会告诉你爸。”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叫顾苓林鹤御小说名字是《纵享》,是由一朵糖倾心所著的已完结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纵享一朵糖完整版讲述的是:林鹤御冷哼一声,“你爸又不在,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顾苓只管迈开腿往前走,“我为什么要帮你隐瞒。”林鹤御大步跟了上去,双手插兜,“因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儿,你肯定不会告诉你爸。”

免费阅读

  顾国强身上的那件夹克外套已经被他脱下搭在了椅子上,皮革的纹路深刻又老旧,一件衣服穿了十几年,顾国强并不是一个容易动摇的人。

  林柔的手指握住他宽阔的掌心,顾妈妈年近五十,手部肌肤细腻光滑,不像小县城的中年妇女,一手的褶子与老茧。

  顾苓遗传了母亲的良好基因,皮肤通透光滑,只是更白更干净。

  陈锦冬当年也是费了不少的劲儿才从一堆追求者里杀出重围,追到了顾苓这个风评极好的乖乖女。

  顾国强下耷着的眼皮已经略显松弛,一层褶子就像是分水岭。

  虎眸里冷光一闪,他双指捏住了杯把,寒凉的茶杯压在他的唇边,这口茶,他喝,还是不喝?

  林鹤御微微抬唇,伸出双指比了一下,“换茶。”

  自如的气势并非一朝一夕培养,蛰伏在那副棉布料子下的身躯,是经过了小半生的历练凝结成的一股自信。

  言谈举止,林鹤御都并非是池中之物。

  这样的男人说他有病,可不可怕?

  林鹤御精窄的腕上扣着一只金属表盘,一半匿于袖口之下,一半露了出来,他一抬手,一道寒光就从顾国强的眼里滑了过去。

  覆于顾苓掌心上的五指坚实紧扣,指节上干干净净,没有戒指,也没有戴过戒指的压痕。

  深邃的眼窝宛如顽石上的凹陷,两颗名贵的黑曜石嵌在其中,熠熠生辉,连同这不羁生长的石头都变得矜贵又凌厉。

  顾国强左思右想,终是放下茶杯。

  经过了专业培训的佣人立刻将那杯冷掉的瓷碟端走,换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新茶来。

  香味渐浓,环绕着这桌上的众人。

  一圈圈,一层层,将他们紧紧缠绕。

  顾国强平静的话音传来,他往林鹤御的山丘抛出一记谈判,但似乎并不等待回应。

  “你想把我女儿留在身边,也不是不行,但是首先我有一个要求,顾栋高考结束之前,你们不准见面,小陈那边我不会干预你们年轻的人选择,但要是想过我这一关,你得做到我说的事情。”

  凛凛虎躯终于有了一丝松动,林鹤御狭长的眼在镜片后忽地眯起。

  似乎是没听懂这话是什么意思,一声不悦的音节磨出,“嗯?”

  猎人已经摆好了笼子和捕兽器,结果半路杀出来一只精明的老兽,一脚将那玩意儿踢翻了。

  生意场上谈判,输赢成败,从主动权的占领开始。

  顾国强轻轻朝那茶水上吹了口气,缭绕的茶香被他一口吹散了,露出了那张沧桑但又稳如泰山的脸。

  他双手交叠在桌面,缓缓说道,“这段时间我会留在南城,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我会考虑让你们交往。”

  嫩姜和老姜始终是有区别的。

  谁也别小瞧江湖中人,一口墨水能把金子变成石头。

  林鹤御置于桌面的那只手,食指轻轻点动了两下。

  冷峻的面容覆上了一层薄薄的寒霜,顾苓的小手就在他的掌下,他又不能张口去骂人家父亲是“老东西”。

  两个男人的目光隔着一桌的距离冰冷交锋。

  顾国强管女儿管上瘾,现在连未来女婿也要提前先管起来。

  林鹤御的笑容从唇角消失,话音冷了好几度,“伯父,您这个要求是什么意思?”

  顾国强皮笑肉不笑地眯起眼,“小林,既然你想要一个机会,现在已经给你了,如果你觉得不行,我们顾家不会攀龙附凤,大家一拍两散,日后也别再纠缠不清。”

  斯文的遮挡即将滑落。

  林鹤御伸出两截指腹,将鼻梁上的镜框推了上去。

  牵起唇角,眼里一点笑意都无。

  “可以,就按照您说的来。”

  *

  林鹤御本想派车送他们一家离开,但是顾国强坚持要自己走。

  本来他还想安排一所公寓给顾国强,也一样被拒绝了。

  一身寂寥的男人双手插兜,定定地站在那栋华丽别墅的大门口。

  从一个高大的身躯,逐渐缩成一个小小的黑影。

  他身后还站着管家和秘书,但都离他有几步的距离。

  顾苓缓缓回过头,突然觉得林鹤御前所未有的孤独,这样一个华丽的别墅,却像牢笼一样,将一个人的灵魂锁了起来。

  顾国强有一个老战友在南城,前两个月刚刚飞到美国去和儿女过晚年,留了一处空房子,名曰“替他看着”,其实就是接济顾国强。

  车子在南城的街道上开得不快也不慢,夏末的风一阵阵从车窗内压进车里。

  顾妈妈叹了口气,“你啊,真的驴脾气。”

  顾国强恢复了肃穆,“没有这脾气我能娶到你?”

  两人年过半百,但恩爱不减。

  这个家里存在不少问题,但顾国强确实是个不错的丈夫,对待妻子十年如一日的好,忠诚,深情。

  顾妈妈的目光在自己女儿年轻的脸庞上绕了两圈,思绪百转千回。

  “其实……那个小林,还不错的……”

  顾国强那件夹克铺在了他的腿上,南城的温度比县城高,他此时只穿了件衬衣,微微隆起的啤酒肚圆滚滚的。

  他将手搭在肚皮上,话音宛如沉重的钟声,“年纪不大,手腕不少。”

  顾妈妈是觉得女儿在南城如此不易,有个人关心体贴,到底是好事,顾国强对她疼爱有加,她更倾向于人与人之间存在纯粹的爱。

  而顾国强作为一个男人,他所想的是另一码事,林鹤御的确条件不错,但是城府不少,他想得到什么东西的时候,星星月亮恐怕都能摘下。

  但他作为顾苓的父亲,肯定就不能全信他。

  顾国强不置可否,胸腔一震,“你没听他说他有病?你让我女儿去陪个神经病过一辈子?”

  精神残缺这件事,城市里的大多数人都有。

  但是顾国强主要是看不惯那小子身上笃定又张狂的姿态,锋芒毕露,仗着自己门第高呼风唤雨。

  顾苓的性子太随他了,认定的事情就会坚持到底。

  要真是栽进去了,那还不把那小子得意到了天上去了。

  恨不得拿鼻孔来看他这个老丈人了。

  不杀杀他的锐气,林鹤御是别想碰他女儿一根手指头的。

  顾家虽然没什么大钱,但尚且小康能维持温饱,顾国强对顾苓自小的要求很高,但最重要的一点,人要懂得知足。

  林鹤御这样条件的孩子在南城确实不多,但顾家选婿财力并不是第一位。

  只能说陈锦冬是顾国强看走眼了。

  到底是这人心太凉薄,经不起考验,所以顾国强怎么也不可能轻易答应林鹤御的条件。

  小崽子还太年轻,虽然看着老沉,但做事到底还是莽撞。

  想要什么都放在了脸上,但顾国强就不一样了,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牛鬼蛇神没碰到过,他比林鹤御想的要老道多了。

  顾国强撇过头,深深瞧了顾苓一眼,“爸爸是为你好,你懂不懂?你还真跟那小子说的一样,觉得我对你太严格了?”

  顾苓垂下了眼,老实地说了一句,“我的确怨过您,但是我也很尊敬您。”

  顾国强挪开肚子上的手,拍了拍女儿瘦弱的肩头。

  “爸爸也就只能再管你这一两年了,等你嫁人,可就真的得靠你自己了。”

  中年男人鬓边的白发斑驳,沧桑的面孔饱经风霜。

  顾苓从小怨到大的这只顶梁柱,他到底还是渐渐老去了。


标 签纵享一朵糖番外 顾苓 林鹤御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